【掌心的蔷薇】【Maurice/Clive】

致我最爱的电影《莫里斯的情人》同性片的奥斯卡,在我心中,无可超越。

 

掌心的蔷薇

带刺的纪念

 

Anne爱花,她在花园里种满了蔷薇,每年春天鲜花盛开的时节,满院子的蔷薇,远远看去,仿佛一片粉红色的云。Clive和Anne的婚后生活,相敬如宾,乏善可陈,他们从不争吵,当然也没有什么深层次的交流,平淡如水。当然,Clive安慰自己说,他理想的婚姻生活不就是如此吗?毕竟他重视精神上的交流,鄙视肉欲,可是每一个貌合神离的夜晚,当他躺在冰冷的床上,脑海里都是Maurice阳光的笑容和热情的拥抱。他闭上眼睛,幻想他还在他的怀抱里,温暖而又安全。每一个失眠的夜晚,每一次深夜的自慰,都让他无比明白,自己错过的是什么,失去的又是什么。

 

这天早上,Anne正在花园里采摘新鲜的蔷薇,Clive坐在阳台上喝茶。他突然收到一封信,Maurice的信。他非常意外,因为,他清楚的记得,Maurice来向他告别的那个晚上,亲口对他说的话:“在此之前,我什么都对你说,而从此以后,我一个字也不会再说。”他清楚的记得,那个潮湿的夜晚,当他听到Maurice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内心深处某个地方破碎的声音。他知道他永远失去了Maurice。从此以后,他的心就空了一个地方,永远不再完整。

 

五年以后,他第一次收到了Maurice的来信。

 

他颤抖着手,打开了信。还是熟悉的字迹,那奔放潦草的笔触,就好像Maurice如火的热情。他是如此纯粹的一个人,一旦爱了,就如同飞蛾扑火,倾尽全力。以前对他是如此,现在对Alec大概也是如此。

 

Alec,他家狩猎场的仆人,最终得到了Maurice的爱。是的,现实和他开了一个大玩笑。一开始,他以为Maurice疯了,他怎么能如此放低自己,好歹他是一个绅士,而Alec?他是一个下等人。但是Maurice放弃了阶级和成见,和Alec相爱了。Clive觉得无比讽刺,明明他才是和Maurice最般配的那个人,共同的背景,相似的家境,共同的兴趣和话题,可是,他输给了一个仆人。

 

但是他凭什么抱怨?他太吝啬,吝啬到连一个拥抱,一个亲吻都舍不得给Maurice。他明知道Maurice那么爱他,愿意为他付出一切。可是,他主动的时候,屈指可数,只有三次。一次是他在校园的走廊里主动的告白。一次是他靠在Maurice的腿上,Maurice抚摸着他的鬓角,他情不自禁的拥抱。还有一次就是Maurice第一次到他家做客,他喜悦的把Maurice扑到在床上,给他的那个亲吻。真是太少了吧,所以,他才记得那么清楚。

 

Anne提着装满蔷薇的花篮走到他面前,“Clive,帮我把这些花插进花瓶好吗?”

 

Clive慌忙从回忆中清醒过来,把信放在一边,掩饰的拿起剪刀,帮Anne修剪花枝。

 

粉色的蔷薇,还带着清晨的露水,娇艳欲滴。

 

Clive看着眼前专心修剪花枝的Anne,她比婚前瘦了很多,在粉色蔷薇的映衬下,越发显得憔悴而苍白。

 

似乎觉察到Clive注视的目光,Anne的手抖了一下,蔷薇的刺刺进了她的掌心,一颗血珠冒了出来。

 

Clive连忙站起身,掏出手帕,按住伤口,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疼吗?”

 

没想到,这句简单的话,居然让Anne的眼圈红了,苍白的脸上泛起红晕。她抬起眼,温柔的看着Clive,“你好久没有这样看着我了。”

 

Clive一时无语,他以为自己算是一个完美丈夫,没想到他的伪装骗不了枕边人。

 

Anne瞥了一眼桌面,转移话题问道;“是谁的来信?”

 

Clive几乎是下意识的回答道:“Maurice,从巴西寄来的。”

 

Anne低声说道:“当年他走的很突然,没想到他去了巴西?”

 

Clive不想多谈,“是啊,我也很意外。”

 

Anne注视着他,“我已经习惯了他的存在,我还以为他永远不会离开。”

 

Clive听出她话里有话,敏感的问道:“哦?为什么?我们只不过是好朋友罢了。”

 

Anne笑了一下,“是啊,好朋友。”

 

他们不再说话,默默地一起把花篮里的蔷薇一支一支插进花瓶里。

 

过了一会儿,Anne突然问道:“他在巴西还好吗?”

 

Clive尽量平静的回答道:“他买了一个种植园,应该还不错吧,”

 

“真想去看看他呀,你去吗?”

 

Clive吃了一惊,他不知道他想不想见Maurice,更重要的是,他不知道Maurice还想不想见到他。

 

“他真是一个很好的人。”说完这话,Anne站起身,把剩下的花枝收到篮子里,“你中午想吃点什么吗?”

 

“随便吧,都可以。”

 

Anne抱起花瓶,对Clive说道,“亲爱的,你能帮我把这些残枝扔掉吗?”

 

Clive笑着对她点点头。

 

目送着Anne走进房间,Clive看着花篮里的残枝,突然有一种幻灭感。

 

他把Maurice的信收进内衣的口袋里,打算晚一点再细读。毕竟,这是Maurice和他唯一的联系了。

 

然而,不知为何,那封小小的信,贴着他的身体,仿佛一团火在燃烧,他能清楚的感受到,那些字字句句烙进他胸口的样子。

 

掌心的蔷薇

刺伤而不自觉

你值得被疼爱

绚烂后枯萎

 

致我最爱的电影《Maurice的情人》同性片的奥斯卡,在我心中,无可超越。

 

 

--------------------  End ----------------

 

评论
热度 ( 20 )

© 唯恐夜深花睡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