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Mitford六姐妹,不可复制的传奇人生】

在上个世纪的英国,Mitford家族的六个姐妹,因其出众的美貌,智慧和才华,成为上流社会的风云人物,并将她们的名字,深深刻进了那段历史。
除了她们的美貌和才华,更令世人关注的是六姐妹独立自主、追求个性的价值观以及截然不同的政治立场和人生选择。从这个角度来说,Mitford六姐妹就像是英伦版的宋氏三姐妹。

Nancy Mitford, 1904.11.28 - 1973.6.30. “法兰西美女作家!”

Pamela Mitford, 1907.11.25 – 1994.4.12 “乡野姑娘”

Diana Mitford, 1910.6.17 – 2003.8.11  “永恒的美人”

Unity Mitford, 1914.8.4. – 1948.5.28   “法西斯!”

Jessica Mitford, 1917.9.11 – 1996.7.22  “共党!耙粪记者!”

Deborah Mitford, 1920.3.31 -            “公爵夫人”

 

大姐Nancy,是个文青!后来成为畅销书作家,以此拿到了英国的CBE与法国的荣誉军团军官勋位勋章。她的一生很文青,年轻的时候喜欢剪短发穿裤子tomboy样,热恋一个苏格兰贵族Hamish St Clair-Erskine,但很不幸的是,这厮是个基佬——但少女往往就是容易为基佬沉迷嘛……耽搁数年,基佬内心不免白眼望天呐喊“我要的不是tomboy是真基佬啊!!!”于是这基佬终于痛下决心用伪装订婚的方法,甩了Nancy。第一段感情如此无疾而终。顺说,她后来写了个小说,主人公就是以这个基佬为原型的……

事实证明,文青的眼光一向是不怎么样的,失恋之后Nancy心痛的找了个贵族嫁掉了,就是Peter Rodd中校。然则这厮是个小白脸,沾花惹草不说,关键是这厮搞不惦工作不会赚钱!于是Nancy只好抓住财政大权,亲自出门工作,写书,开书店,等等,养这个小白脸。当然,我们需要称赞,Nancy毕竟不是那等脑残文青,作为一流畅销书作家,她的赚钱能力很可观,而且她也并不怨妇,跟这小白脸关系也还不错——这小白脸很识相是个重要原因。他们两下相安无事,几年之后就分居以朋友相处,隔三岔五Nancy给他点钱花。这分居的友谊婚姻维持了25年才正式离婚——不过后来Nancy还是把这小白脸的名号刻在自己墓碑上了。

而她后期的长期情人,是戴高乐的一个亲信,Gaston Palewski上校。但这段感情也是总让人觉得是友情大于爱情,反正最后这上校去"嫁"给一个女公爵去了……

Nancy一生写了很多小说,传记,以历史八卦传记与爱情小说居多,文笔幽默,十分畅销——这大笔的收入给她带来了经济上的独立,所以这是个很成功自在的文青。前面说道她年轻时候有点Tomboy让父母很忧愁,但后来不是这样的,她着装优雅高贵,都是老Dior啦Lanvin啦亲自做的设计,然后大笔一挥随便就可以在凡尔赛买个房子住着过日子顺带写写凡尔赛的种种八卦继续赚钱。是个真·成功文青!

二姐Pamela,这是Mitford家姐妹中最宁静平淡与世无争的一个,可算是隐士。同大姐一样,她并没有持什么政治立场。36年她简单的嫁给了一个科学家——做光谱学的物理学家Derek Jackson——倒是这个物理学家比较有八卦,这厮一辈子风流无度,结了6次婚,还姘居小姨子,据说也搅基过是个bi……但不可否认也是个奇才,22岁就搞出了首次核磁自旋的光谱测定,二战时候为英国空军也做出了巨大贡献,后来拿了英国的OBE跟法国的骑士勋位(两个都比大姐Nancy低一等)。

Pamela跟Derek的婚姻因为Derek风流出轨最终离婚(1951),她于是搬去了瑞士隐居,远离了社交界,只与姐妹们还有些书信交流,并在Diana坐牢的那段时间帮她带小孩。期间陪伴她终老的是一个意大利女骑手Giuditta Tommasi——她过世后一年,Pamela也旋即离世。

但她绝非那种柔弱小白花样的小白姑娘,因被丈夫抛弃就离群索居——决不是这样的,Mitford家的姑娘就算是平淡与世无争的,也不是娇柔小白花。Pamela是个热爱旅行的人,是二战前为数不多的曾经坐飞机横越大西洋的女性之一。很有乡野气息,热爱农场和动物,是个很有活力的乡村庄园贵族姑娘的感觉,被称为是Mitford家姐妹中最“乡野”的一个。

 

Narcissa-三妹Diana,因为迷恋狂信法西斯的丈夫,于是开始接触希特勒等德国纳粹头子。

Lucius-Diana的丈夫Oswald Mosley,英国法西斯联盟的创立者,法西斯的狂热拥护者。

Bellatrix-四妹Unity,疯狂的迷恋希特勒与法西斯,最终因此自杀……

Adromeda-五妹Jessica,共产主义左派,反法西斯,耙粪记者……

 

三妹Diana,以美丽迷人闻名的社交名流,初入社交界就一鸣惊人,她19岁首婚Bryan Walter Guinness(对!就是那个吉尼斯家的!),婚礼是当年的社交界盛事,让她被誉为年度新娘。这对夫妇年入两万英镑(当年两万胖子的收入阿阿!!),周旋于高层贵族社交界,举办无数沙龙,豪门贵族,政治高层,谈笑皆名流,往来无白丁。并迅速的在接下来两年里生了两个娃——然而风平浪静的日子并没有持续,第三年Diana遇到了她命中注定的那个男人……

Oswald Mosley,这又是一个风流无行的人,于是很快的把住了Diana的少妇心,让她做了他的情妇。且运气的是,他当时的老婆真是“死得其时”,迅速在这两人勾搭上的第二年死掉了,于是Diana就离婚跟他再婚。这事件再次成为当年社交界盛事,也导致她父母勃然大怒,把他们赶出家门。

这里我须得岔开去讲一下Oswald Mosley的人生赢家生活,这厮在跟第一个妻子结婚前,把上了妻子的姐姐,结婚后,勾搭了妻子的妹妹,最后还推倒了这家三姐妹的继母!!——这赢家便把了一门姐妹母女四人!!顺说,这被勾搭的大姨子,是温莎公爵的好友,这被勾搭的小姨子,是肯特公爵乔治亲王的初恋,嫁给了温莎公爵的挚友。这群都是法西斯控,于是迅速的都拜在他裤腿下了,战后这群女人各自努力做慈善事业洗白自己曾经的法西斯倾向,也颇有成效,也拿了些勋章的。

回到Diana与Oswald的八卦来,他们36年正式结婚,婚礼地点在戈培尔的家里,列席宾客有希特勒……Oswald更是创建了英国法西斯联盟(BUF, British Union of Fascists)。战争打响之后,这对夫妇理所当然被战时法令先是限制了自由,而后投入了监狱——不过在丘吉尔的关照下(丘吉尔是Mitford家的近亲),给他们俩弄了个小房子在监狱里住着,所以也没啥不人道待遇,Diana事后还很怀念那地方长的好吃的野草莓……

战后待限制令解除之后,这对夫妇移居法国,跟温莎公爵成了邻居(又混到一起……总之气味相投的人永远都会聚居……)这对夫妇始终都是死不悔改的纳粹支持者。战后Diana也开始写作,一部分是温莎公爵夫妇传记之类的群众喜闻乐见的秘史类畅销书——近水楼台得天独厚自然卖得很好,一部分是编辑右翼报纸,写右翼文章,此外还有给姐姐Nancy的书作序什么的。也做了很多重要的文学翻译。收益很多用来继续投给战后的法西斯运动……这死不悔改的右棍夫妇...

 

四妹Unity,宛若Bellatrix,是个梦幻少女冲动型的狂热法西斯控。她打小就迷恋法西斯,搜集德国意大利的法西斯歌曲,在家里挂墨索里尼的照片(包括姐夫Mosley cos墨索里尼的照片)。后来跟着姐姐去了德国见到了希特勒,立刻迷上了——然后开始疯狂的追希特勒,打听他热爱去的巴伐利亚酒馆饭店咖啡厅,然后每天去蹲点候着——这么追了10个月,希特勒终于请她吃了饭,于是她满怀少女的星星眼迷醉给父亲写了一堆抒情迷醉感慨——英国媒体后来讥笑她为"希特勒夫人",虽然事实上很可能希特勒只是拿她来刺激Eva Braun好让她嫉妒下。但毋庸置疑的是,她同他们很接近,且为希特勒而沉迷,她加入了青年军,并且公开的为反犹大声呼喝,公开表达她的反犹立场——注意,这点就与Diana不同,Diana虽然是个死不悔改的右翼法西斯支持者,但战后还是对希特勒的犹太灭绝表达了谴责的。

Unity比大部分的纳粹分子更纳粹更激进——疯狂,却又傻得天真。她坚持不相信英国跟德国会开战,幻想着英德一起实践法西斯的梦想。战争前夕,希特勒让他们回国——Diana夫妇回国,然后被软禁,投入监狱,但由于丘吉尔的关照,其实活的还是很自在的——而Unity坚决不肯。她留在了慕尼黑,直到战争真的打响,现实终于打破她的幻想,接受不了的她在慕尼黑的英国花园举枪自杀。

不过她命线强劲,举枪爆头了居然还活着!不过子弹就这么留在脑子里了。希特勒把她送医院,给她付了帐单,最后安排人辗转把她送回国。此后据说她稍有康复——毕竟有个子弹在脑子里呢——费了些年终于能走路自理,神智也恢复了些,但还是比较混乱疯狂且小孩子气……据说这么半清醒状态,她还又出去兜搭空军军官……最后死于那颗无法取出的子弹引起的感染。

根据谣言,她给希特勒生了个私生子/女,不过这谣言不大足信。

 

五妹Jessica,昵称Decca,是这个家庭的异类,她是红色的,左翼的。也许她最初的左倾倾向只是因为姐妹群中的逆反心——她从小就跟Unity最相好,但十几岁时候,因为Unity天天在家折腾法西斯右翼的东西,Jessica就烦了愤怒了,宣布,你是法西斯主义者,我就是共产主义者!从此开始了左翼之路。姐妹俩在家里较劲,Unity在家里到处都画卐字,而Jessica就跟着把这卐字该描成镰刀锤子。

Jessica在19岁时候同表弟Esmond Romilly(他同时也是丘吉尔的內侄子,并有谣言是丘吉尔的私生子)私奔,这也是一个左翼。他们私奔去了西班牙,投身西班牙内战。他们生了两个孩子,移居美国,为生活而奔波,而后Romilly加入了加拿大空军志愿军,回欧洲参战,战死于1941年,时年23岁。Jessica由此怨恨支持法西斯的姐姐们,与她们决裂。

此后,她开始投身战争工作,加入了美国共产党,同左翼民权人士Robert Treuhaft结婚,一起投身左翼运动——但又因为对苏联的失望后来离开了美国共产党——后半生致力于创作,揭露社会阴暗面的左翼文学作品(由此加入了耙粪记者行列,写过比如揭露殡葬业黑幕的报告文学等等作品),童年回忆录等等,都很畅销。

Jessica一生都没有原谅姐姐Diana,政治立场的隔阂,Romilly之死的迁怒。大姐Nancy试图使他们和好,终于还是不成功。她们最后的联系是Nancy病中期间,他们一起去Nancy身边照顾她,终于共处了一段时间,但Nancy死后,再次形同陌路。其中也许还有因为Unity的迁怒,怨怪她把自己最亲密的姐妹Unity引入那条疯狂之路。

最后是小妹,与照例的“世界真小”八卦……

 

小妹Deborah,昵称Debo,是这个家庭中的另一个异类——不,准确的说,她才是最正统的,真正沿袭贵族正统之路走下去的姑娘,其他的文青左愤右棍玩政治玩私奔玩出轨的才是异类!

Deborah打从6岁的小萝莉时候起,就满心期待要嫁个公爵,做个公爵夫人!长大之后,大约在适婚人群没有找到公爵,嫁给了德文郡公爵(第10世)的小儿子。本来就安心当个Lady了,不料德文郡公爵长子战死在二战的战场上,小儿子袭了爵位,她成功的当上了公爵夫人。

既然是Mitford家的姑娘,这小妹Deborah自然也不是个花瓶公爵夫人,她经营德文郡公爵治下的祖产,将Chatsworth府邸(Chatsworth House)这年久失修的陈年旧地,收掇成英国旅游胜地,让傲慢与偏见等都在此拍摄,还出了许多关于这Chatsworth House的书,大大的赚了许多!

Deborah是Mitford姐妹中唯一还健在的。如今她丈夫已经身故,儿子袭了爵位(12世德文郡公爵),头衔改尊为德文郡公爵太夫人(Dowager Duchess of Devonshire)了。

这姐妹6人,文青,隐士,右棍,盲从,左愤,贵妇,每一个在这个时代中都走了不同的道路。姐妹有互相扶持,有反目分道。她们都没有上过学,但凭家庭教师的教育与天赋,六个人中有四个都成了畅销书作家——尽管写的都是内容到理念都各不相同的书。

一个时代的缩影。

--------------------

下面是“世界真小”部分!

Deborah丈夫的嫂子,原公爵长子William的妻子,是肯尼迪家的人,就是那个美国总统JFK的妹妹。1944年5月,在肯尼迪家长子的见证下,他们在伦敦结婚——同年8月,肯尼迪家大哥战死。同年8月,William战死。肯尼迪家煞气无双……

德文郡公爵的姓氏是卡文迪许(Cavendish),你有无想到什么?没错!我最倾慕最羡慕的人,科学家卡文迪许,就是这家的人,Henry Cavendish,是二世德文郡公爵的幼子与肯特公爵女儿所生的儿子!如何才能无忧无虑的一辈子埋头搞学术?既不用担心资金,也不用烦扰发文章,一切都随心所欲为了自己的兴趣——那么需要要卡文迪许一样生得好!!……唉……

Mitford家与丘吉尔与王室啥的就不必多言了,他们反正都在那岛上……

Mitford家唯一一个儿子,Thomas Mitford(1909.1.2.- 1945.3.30.),死于二战结束前夕,日本即将投降前夕的缅甸战场……说政治立场的话,这儿子也是支持法西斯的——所以他不肯跟德国开战,申请上了缅甸战场打日本人……一切都是命阿……

顺说,这儿子是个基的——也许是因为姐妹太多容易基,也许是因为上男校于是理所当然的跟校友基了。他的基友是个bi,叫做James Lees-Milne,这厮的老婆也是个bi,于是夫妻十分和谐既相爱又各自找外遇……他的老婆Alvilde有个les女友,叫做Vita Sackville-West,也是个著名诗人与作家。这个Vita Sackville-West,她最著名的les对象是——Virginia Woolf!!

——地球真的很小的,于是我们绕了一圈又绕到这里来了……

另,有无觉得Mosley这姓氏很熟悉?对!就是那老头!FIA的主席,Max Mosley,他就是Oswald Mosley跟Diana的儿子!就是叫了5个鸡玩角色扮演cos纳粹玩sm的FIA主席老头!!有其父必有其子。

 

----------------分割线---------------

 

以上资料来自网络。

 

评论
热度 ( 15 )
  1. 不知名的幻想家唯恐夜深花睡去 转载了此图片

© 唯恐夜深花睡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