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AM/EVAK】【春风十里不如你】​

Isak 花了十个小时才在YouTube上找到Even为他做的生日视频。他第一次感受到YouTube上的视频是多么的浩如烟海,而要在其中找到一条短短两分钟的视频,无异于大海捞针。可恨的是,Even就是不肯松口给他任何提示。他不断的尝试各种关键词,黄色窗帘,校园长凳,梦中情人,蓝色枕头,条纹被套,平行世界,冷水泡茶.........全都一无所获。

 

当然了,Even肯定不会按常理出牌,Even是典型的文艺青年,浪漫,敏感,心思细腻。他越是了解他,就越是爱他,心疼他。他以前一直把Even当做男神一样仰望,根本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能把男神追到手,所以一开始交往的时候,各种小心翼翼,受宠若惊。可是后来,当他得知Even的隐疾,以及他是多么因此而自卑,觉得配不上自己的时候,他的心中满是甜蜜的酸楚。

 

他决心要做Even最好的男朋友。他学会了洗衣做饭,熨衬衫,打领带,他每天健身,甚至能把瘦瘦的Even扛在肩上,再做几个深蹲。他迫切的希望自己可以强大起来,可以保护Even。Even不发病的时候,其实都很温柔,很好脾气。他教isak开车,而Isak有交通恐惧症,总是手忙脚乱,要么踩错踏板,要么让车熄火,要么来个急刹车。连isak自己都懊恼的发脾气,摔车门了,可是Even还是笑眯眯的,超级耐心,还一个劲儿的哄他,没关系的,有我在你身边,你怕什么?

 

Even其实超级容易紧张,他总是喜欢把事情往不好的方向想。他相信墨菲定律,认为事情只要有可能往坏的方向发展,就一定会变坏。所以,他一紧张起来,就会神经质。比如Isak的18岁生日,其实isak根本无所谓,只要把一大帮朋友请到家里来,买点啤酒,叫几个披萨不就搞定了吗?可是Even不这么看,他认为isak18岁的生日比什么都重要,他希望每个细节都完美。为此他不断和isak的朋友们确认他的喜好,安排各种惊喜,连isak的朋友都惊讶于他的认真和细心。isak看在眼里,也不戳破,他知道自己只要到时候表示惊喜,并且微笑就可以了。可是,他看着Even这么紧张,其实很心疼。

 

Even很瘦,这一部分是药物的原因,一部分是因为他一向胃口不佳。有段时间,因为毕业和工作的关系,他简直瘦到脱形了。Isak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几乎要去学习烹饪,好让Even多吃一点儿。他想,爱真是能让人变成超人,以前他是个懒散的小孩儿,能躺着绝对不站着,能让别人代劳,自己绝对不动一根手指头。可是和Even在一起后,他变得超级勤快,他甚至还有Even的病情记录,里面详细记录着Even的服药情况和情绪变化。他连记课堂笔记都没这么认真过。

 

Even在咖啡馆里兼职打工,他一有空就去找他,Even穿着黑色的围裙,一边笑着和顾客聊天,一边对他挑挑眉毛,眨眨眼。Isak坐在窗边的位置等他,心想自己的男朋友是世界上最帅的咖啡师,心里又得意,又有点想要像个宝贝一样把他藏起来,舍不得给别人看。他无聊的用手指在玻璃窗上画画,突然发现v和E正好组成一颗心。这个发现让他兴奋不已,立即在玻璃上画了无数颗心心。

 

他们走到哪里都十指紧扣,他喜欢握着Even的手,甩来甩去,即使遭到旁人侧目也不管。不过有一次,他和Even正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聊天,情不自禁的亲吻了几下,居然有一个路人冲着他们喊,“去开间房吧,恶心!”Isak简直气炸了,这可是挪威,最自由平权的国家,现在是2017年,同性婚姻都合法化了,居然还有这么公然的歧视?他气愤地恨不得立刻冲上去和他理论,把那个丑八怪痛扁一顿。可是Even及时制止了他,Even捧着他的脸,让他平静下来,不要和小人一般见识。他们不可能改变所有人的想法,他们只要做好自己就行。Isak渐渐平静下来,气鼓鼓的,红着脸,还有点儿害羞,Even好脾气的哄他。后来他的朋友们打趣他,“所以,到底谁是狂躁症呀?” 

 

确实,有关Even的一切,都让Isak变身超级战士,他想要保护他,维护他,即使他年龄比他小,个子比他矮。他还把M打了一拳,虽然事后证明是个误会,但是他不后悔,凡是伤害过Even的人,他都无法原谅。因为even在他心里就是最好,最值得珍惜的人。

 

---------------------- 

 

他继续一边翻着YouTube,一边想着他和Even之间的种种。他想到那个万圣节,他们偷跑到别人家的泳池,第一次在水下亲吻,后来回到家里,他们躺在床上一起抽烟,说起平行世界,Even说,以后要给他拍一个影片,就叫做《无法在水下闭气的男孩》!对呀,他突然灵光一闪,就是这个名字!他连忙开始搜索,果然看到这条独一无二的视频,毕竟谁会取这么傻傻的名字呢?

 

然后他颤抖着手,点开了视频。

 

里面全是他,他wink的样子,做饭的样子,淘气的样子,健身的样子,走路的样子,穿礼服,打领带的样子,还有他们生活中的很多小细节,Even都一一记录下来。看的他一阵鼻酸。最意想不到的一幕,是Even趁他睡觉的时候拍下来的,他躺在Even的怀里睡着了,而Even舍不得睡,低头亲吻他的额头嘴角,凝视着他。他想自己怎么可能睡的这么死,肯定是在装睡吧。然后,他看着视频里,Even的眼神,眼圈突然红了。

 

这时,Even的短信来了,“宝贝,还没找到吗?我在老地方等你。”

 

isak收起手机,朝着他的爱人奔去。挪威的夏天,天空湛蓝,阳光和煦,他的爱人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对着他挥起手来。Even沐浴在阳光下,笑意溢满眼角眉梢,散发出6月这个季节特有的花香与喧嚣。

 

 【以此文纪念我爱的Even和Isak,春风也比不上你的笑,没见过你的人,不会明了。】

 

------------------ end ----------------

 

评论 ( 11 )
热度 ( 190 )

© 唯恐夜深花睡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