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堂入室】以我的名字呼唤我

 

看了《登堂入室》很萌克劳德和拉夫这一对呀。腹黑阴郁的少年,我太喜欢了。以克劳德的口吻写一篇他的偷窥日记。

 

上周六我去篮球馆和拉夫打球了。其实我只是想去感受一下和父亲一起打篮球是什么感觉。我的父亲瘫痪在床,我每天早上把他从床上抱到轮椅上的时候,总是忍不住既可怜他,又厌恶他。他的腿因为肌肉萎缩,像干尸一样扭曲变形,身上散发着长期卧床的病人特有的那股难闻的臭味。为了弥补我厌恶的心情,我总是尽量给他做顿丰盛的早餐:煎蛋,培根,还有Pancake,这是他的最爱,他喜欢在pancake上淋很多枫糖浆,简直甜到发腻。我尽量满足他这点可怜的欲望,毕竟他已经够悲惨的了。我可怜他,但是并不同情他。

 

我在篮球馆里,看着拉夫和他的爸爸一起跳跃,投篮,庆祝,击掌,我的心因为羡慕和嫉妒而发疼。拉夫看见我很高兴,他拉我和他一起打篮球。我一下场就来了一个盖帽。他很吃惊,他一直以为我不会打篮球。我看着他的眼睛,平淡的说:“自从我母亲离家出走以后,我父亲就再也不打篮球了,我也不打了。”

 

我知道这招很管用,只要我一提到抛弃我的母亲和残疾的父亲,其他人总会同情心泛滥。我越是轻描淡写的说出来,他们越是心疼的无以复加。

 

果然,在后来的比赛中,拉夫一直让着我,他的父亲也对我格外关照。后来我们在更衣室洗澡,拉夫有点奇怪,他躲躲闪闪,遮遮掩掩,似乎不好意思和我们裸体相对。有什么呀,我总是给我爸洗澡,我对人类的裸体已经没有任何羞愧的感觉了。

 

热尔曼老师很坏,他让拉夫在作文课上朗读他写的关于最好的朋友的作文。可怜的拉夫面红耳赤的在台上讲述,他如何将我看做他最好的朋友。他一边念,台下的人一边不怀好意的哄堂大笑,他涨红了脸,仿佛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我在最后一排看着他。不得不说,我有点感动,又有点可怜他。这个可怜的傻瓜,如果他知道我写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作文,不知道他会作何感想?我谈不上喜欢他,也不讨厌他。我对人类没有感情,只有好奇心。我像观察动物一样观察他们,我大概是个变态吧。拉夫又看了我一眼,我对他微微笑了一下,他感动的差点儿要哭了。

 

我喜欢拉夫的家,我讨厌回自己家。所以,我尽量借辅导拉夫功课的名义,待到很晚。这天,刚好下暴雨,他们终于让我留宿了。拉夫带我去了一间客房。这间房子很诡异,里面堆满了缺胳膊少腿的旧娃娃。拉夫说,这是她母亲童年时的玩具。我想,这位中产阶级的少妇,果真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吧?我简直太好奇了。

 

拉夫让我换上他的睡衣,我满不在乎的脱下校服,露出瘦弱的上半身。我从不觉得自己性感,但是拉夫紧紧盯着我看,仿佛我是这世界上最美丽的钻石似的,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他突然凑上来,抱紧了我,然后吻了我。整个过程,我都是懵的,我既不讨厌他的吻,也不享受,我处于一种麻木的状态。拉夫?难道他爱上我了?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点想笑,又有点儿想哭。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很久不能入睡。

 

深夜,我悄悄来到拉夫的房间,他在床上翻来覆去,睡的很不安稳。我凝视着他,他不帅,很单纯,有点可爱,我的心没有波动,仿佛死了一般。我亲吻了他的额头,然后悄悄回到自己的房间。

 

我看着天花板,眼泪默默的流了下来,打湿了枕套。

 

 

------------ end ----------- 

 

评论 ( 2 )
热度 ( 6 )

© 唯恐夜深花睡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