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玉/邝露】《譬如朝露-10》

 

爹爹看我不听劝,居然直接去找陛下,我发现的时候,已经太晚了。不用猜,我就知道爹爹和陛下说了什么。爹爹在天界混了几万年,左右逢源,谁都不得罪,可不是一般的会说话。我一点不担心他会口无遮拦,让我难堪。陛下是何等聪明,马上就听出爹爹的弦外之音,喝着茶不说话。

 

我又急又气,马上唤了一声爹爹,跑上前去。陛下就坐在石凳上,那么看着我,那眼神有点委屈,又有点受伤,仿佛在说,“邝露,连你也要背叛我,离开我了吗?”

 

我本来不知该说什么,可是一看到陛下那个眼神,就脑子轰的一下,只想让他安心,邝露会陪着你,绝对不会离开你。于是,我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太巳仙人作证,我上元仙子邝露,愿毕生追随陛下,效忠陛下!”我抬起双手,郑重一拜,然后又补上了最重的一句承诺,“死而后已!”

 

爹爹唉声叹气,无话可说。

 

而陛下,却神情复杂,微微松了一口气。

 

是的,陛下松了一口气,那么是不是说明陛下也是担心我会离开,舍不得我离开的,是吗?就为了这一个小小的动作,即使以后万劫不复,我也毫不后悔。

 

陛下在九转金丹里做了手脚,导致旭凤练功时走火入魔,遭到反噬之苦。穗禾夜闯陛下寝宫,想要兴师问罪。陛下是何等厉害,直接把穗禾怼的无话可说,悻悻然离去。可是不巧的是,这一幕恰巧被锦觅仙子隔窗听见。锦觅仙子和陛下对峙,把一切的错误都推到陛下的头上,说陛下利用她,根本不爱她,不懂爱,不配得到爱,简直字字诛心。她控诉完了,还把陛下赠与她的那唯一一片龙之逆鳞,扔在了地上。

 

我赶到的时候,只见锦觅仙子怒气冲冲,拂袖而去,而陛下蹲在地上拾起那片逆鳞,神色凄苦。我连忙跑过去,蹲下来,问道,“陛下,出了什么事?锦觅仙子她.......?”

 

陛下摇摇头,脸上竟然是一种有些诡异的笑容,像是悲伤到极致,反而没有眼泪,他神情茫然的看着我说,“邝露,她说我不懂爱,也不配得到爱。”

 

我简直心痛欲裂,谁都可以指责陛下,唯独锦觅仙子不可以!为了救她,陛下甘愿折去半生仙寿,如果这都不算爱,还有什么是爱呢?

 

我只能好言相劝,“陛下,锦觅仙子不过是一时糊涂,等她想通了,她自然会明白陛下对她的心意。”

 

陛下突然站起来,冷冷说道,“没用的,她不会再相信我,我做什么都没用了。”

 

我一时语塞,问道,“那明天的大婚.......?”

 

陛下突然神情狰狞,发狠说道,“明日的大婚如期举行!”

 

在那一刻我觉得陛下已经有些疯魔了。

 

陛下把锦觅仙子软禁起来,设了结界,锦觅仙子哭闹也没有用。我虽有些于心不忍,但也觉得她待陛下太过绝情,而不自觉有些怪她。

 

大婚当日,我给锦觅仙子送去天后的婚服和首饰,锦觅仙子自然还是冷言冷语,坚决不从,我可不能让她再次破坏了陛下的大婚,正准备不再心软,逼她就范。可是正在这时,陛下突然闯了进来,神情颇为高兴,嚷嚷着要亲自为准天后梳妆。我只觉得陛下怪怪的,陛下绝对不是如此举止轻佻之人,特别是,我离开的时候,他居然对着我抛了一个媚眼! 我心中疑惑,难道陛下重大打击之下,转性了?我正要怀疑,可是又瞧见了,他手上戴着的人鱼泪手串,这是陛下生母所赠,陛下从不离身的。

 

于是,我只能满腹疑惑的离开了房间。

 

走在路上,我仔细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对劲,于是来到陛下的寝宫,却见陛下正从房间出来,神情严肃,与刚才判若两人。我马上明白刚才是有人冒充陛下。

 

我连忙说与陛下听了,陛下连忙赶去花界要人。

 

可是月下仙人和彦佑君一起把锦觅仙子带去了魔界,在魔尊的婚礼上使了掉包计,让锦觅和魔尊成了婚。仿佛所有的人都和陛下作对,陛下的婚礼再次成了一场笑话。

 

陛下铩羽而归的时候,神情特别的落寞,简直万念俱灰,生无可恋,好像最后一丝力气都从身上抽走一样,那么脆弱。这种绝望和心死,甚至比失去生母更甚。因为彼时他还想着复仇,而如今,他连复仇都无可复,大概就是哀莫大于心死。

 

我慌了神,连忙迎上去,“陛下!”

 

陛下眼神空洞,看也不看我,默默的走进了空空荡荡的云霄宝殿,为婚礼而备的酒席仍在,玫瑰花瓣撒了一地,本应该是喜庆的场面,此时却倍感凄凉。陛下拖着手中的凌霄宝剑,站在殿堂的中央,看起来那么孤独,那么落寞。他环视了一下空无一人的礼堂,仰天长叹一声,突然挥剑一扫,直插入地,地面应声而裂。

 

那是陛下心碎的声音。

 

—————— 待续 ——————

 

评论 ( 14 )
热度 ( 51 )

© 唯恐夜深花睡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