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AM[一步之遥-1]

【一步之遥-1】

 

【平行时空,人设稍有不同。Even是富二代转校生,阳光,帅气,有钱,还有一个漂亮的女朋友,这让他一来就引人注目,广受欢迎。Isak从一开始就看Even不顺眼,讨厌他的阳光,讨厌他的笑容,讨厌他的自来熟,讨厌他的一切。Isak想要当演员,他参加剧院的排练,因为同场的演员受伤,even成为候补演员,他们开始有了对手戏。背景毫不相同的两个人,如何放弃成见,走到一起的故事。】

 

Chapter1

 

当Isak一天之中第四次在走廊看见Even时候,他不禁想到,“为什么他好像阴魂不散?我走到哪儿都能看见他?” 简直神烦! 他想一拳把那自以为是的笑容从这个家伙脸上打出去。Even和他那个漂亮的女朋友,是叫Sonja吧,简直毫不费力就能成为众人的焦点。他们就像传说中的高中甜心,谁都想像他们一样甜蜜。两个人都美貌非凡,毫无瑕疵:女生一看见Even就花痴的笑成一团,一半的男生则开始怀疑自己的性取向;而立志成为一名模特的Sonja还是爱狗协会的志愿者,简直不能更完美。他们都是刚来的转校生,但是已经具有超人气,Isak简直受够了!他觉得简直太恶心了,这两个人完美的简直不真实。

 

Isak站在储物柜旁,正沉浸在自己的想法中,完全没注意到Emma走了过来。她展现出一个灿烂的微笑,然后在他的嘴唇上亲了一下,这让他吃了一惊。虽然他们已经约会了三个月,但是Isak对于这种亲热还是有些不自在。“放学后想要一起玩儿吗?”Emma不等Isak反应过来,就继续说道,“今天是周五,我父母会离开家度周末。你可以来我家,我们可以看看电影什么的。你觉得怎么样?”

 

“额,好的。我下午要去剧院排练,毕竟两个星期以后我们就要首演了。那之后,我就没什么事了。”

 

“太好了。你排练完短信我就行。回头见。”她又亲了他一下,才回到她的那群同学中去。

 

而Isak站在那儿,继续试图打开那个该死的储物柜。这个柜子经常和他作对。他感到好像整个世界都在和他过不去,甚至这个该死的柜子!简直了!

 

直到现在,他还是不敢相信他怎么开始和Emma约会的。好像一开始是他的死党Jonas, Magnus和Mahdi怂恿他去追她,或者更像是强迫他去追她。但是更难以置信的是,她居然同意当他的女朋友。她长的不错,会做饭,还喜欢他,还能要求更多吗?至少他不再感到落单了,毕竟他的死党都有女朋友了,Magnus在和Vilde约会,Jonas和一个奥斯陆大学的女大学生搞起姐弟恋,而Mahdi居然在和Sana约会。他还能奢望什么呢?

 

他还在和储物柜较劲的时候,突然感到脖子那里传来某种气息。一开始,他以为是Jonas,但是这是一种陌生的气味。这个味道有点像麝香,但是又带一点甜蜜的香草味道,很好闻。他忍不住吸了吸鼻子。但是他马上感到不安,因为他意识到,某个他不认识的人突然靠他很近。他转过身,发现了一双深邃的蓝色眼睛正在居高临下看着他。

 

“hi,你需要帮忙吗?”Isak心跳停了半拍,怒气开始上涌。他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吗?他想让我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丑吗?Isak想着,意识到这个气味正是从Even身上散发出来的。

 

“不,谢谢,不必了。” Isak拒绝道。

 

“你确定?你和这个柜子较劲了15分钟了。” Even站在那儿,脸上带着那种神气活现的笑容,仿佛不知道私人空间为何物。他站的太近了,这让Isak感到不舒服。他简直可以数清楚Even脸上的雀斑,看清楚他眼角的小细纹,感受到他的每次呼吸,甚至注意到他眼睫毛的长度。Isak烦死了,为什么这个家伙要靠我这么近?为什么他要和我说话?他根本不认识我。难道他看我试图打开这扇门,看了15分钟?见鬼了!有病吧!

 

“我确定,你能不要侵犯我的私人空间吗?” Isak的表情很严肃,他的下颌咬得紧紧的,仿佛在控制自己不要一拳揍到对方脸上。

 

“冷静,老兄,对不起。我只是想帮忙罢了。”

 

“你爱帮谁帮谁去,能别烦我吗?”

 

“老兄,你真该放松些,但是,随便吧,再见。Isak.”

 

Even的脸上一直带着笑容,这让Isak更加觉得蛋疼。见鬼,Even居然知道他的名字。这怎么可能?他们没在一起上过课,他们的朋友圈也没有任何交集。也许有些关于他自己都不知道的传言?他希望没有。他讨厌流言蜚语,特别是有些谣传特别恶心。比如说他是GAY。那简直是场噩梦,比如那些满怀恶意的眼神,他一走进房间就停下的谈话。但是,幸运的是,这些谣言在他开始和Emma约会以后就停止了。他讨厌死这些破事儿了!

 

------------------------- 

 

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声响起,他终于自由了。他不停的想为什么Even能引发他内心这么多的负面情绪。Even是他最讨厌的那类人——与生俱来的自信,受欢迎和富有。他知道他的父母。好吧,也许每个挪威人都知道。他们拥有本国最大的服装公司。他的妈妈是一名设计师也是品牌代言人。Isak不久前还在一本杂志的封面上见过她。他一看到她的姓就觉得尴尬,但是还是忍不住读了那篇文章。无非就是钱钱钱,家庭家庭家庭,我很低调的,我捐钱给慈善机构,等等..........读了这篇文章之后,Isak更加能理解Even为什么会是这幅德行了。家族基因。

 

Isak告别了他的朋友,离开学校,来到他最喜欢的咖啡馆。他太需要喝杯咖啡了,他还有四个小时的戏剧排练,但是他已经困的不行了。

 

 

------------- 待续 ---------------

 

评论 ( 3 )
热度 ( 57 )

© 唯恐夜深花睡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