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AM【一步之遥-4】

SKAM【一步之遥-4】

 

Chapter 4

 

【Isak去和Emma分手,路遇Even】

 

星期六的晚上,Isak没接Emma的电话,然后收到了她发来的好几条短信。

 

Emma 18:47 一切都好吗?

Emma 19:14 有空给我电话

Emma 19:59 Isak,和我谈谈

Emma 20:08 告诉我你没事

 

他决定直接去她家找她。他们需要把事情讲清楚。他们早该谈谈了。昨晚和Eskild的一席谈话更是帮他下定了决心。

 

因为不是他不想做爱,而是他不想和Emma做爱。不是他想要周末的晚上一个人在房间待着,而是他不想和她在一起。这就是原因,而且足够让他鼓起勇气做他早就该做的事情了。

 

拿出勇气来,Isak,你不爱她。你永远也不会爱她。你就是对她没感觉。你喜欢她,仅此而已。没必要继续勉强下去,浪费彼此的时间了。

 

---------------- 

 

Emma住在郊区的富人区,这里到处是华丽的豪宅,修剪整齐的草坪。她的父母都是医生,而她也将成为一名医生。这也是他不确定她们适合约会的原因之一。他不是那样的人。他和这里格格不入。和光鲜的豪宅,豪华的晚宴格格不入。她的父母对他也不坏,他们只是保持沉默,但是他知道,当他不知道如何正确的使用刀叉的时候,他们那种不言而喻的眼神。那种眼神告诉他,他们认为他是个屌丝,希望他早点滚蛋,让Emma找到一个合适的男朋友,门当户对的那种。

 

------------------ 

 

Isak穿上他最喜欢的连帽衫,北极狐背包,登上了自行车。他15分钟就到了那里,觉得自己在这个昂贵的街区,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有点奇怪。他只来过几次。他更希望Emma去他那里。当她发现Isak在她父母在场时,并不是很自在,就不再要求他过来了。他感谢她的善解人意。

 

他把自行车停在路边,敲响了金色的门铃。

 

这不会真是黄金做的吧?

 

Emma打开了门。

 

“Hi” 他微笑了一下,不想表现的太急切。

 

“Hello” 她不安的说,突然有了不祥的预感。她是对的。

 

“我能进来吗?”

 

“当然。”

 

她的房子是白色的,大理石的台阶伸向卧室和书房。玄关放着雕塑。他没参观过整个房子,但是他知道这个房子大的可怕。特别是Emma是家里唯一的孩子。

 

他们站的很近,但是还在Isak感觉舒服的安全距离。

 

“对不起。” Emma突然说道。

 

“只是,你知道。我只是担心你。当你焦虑的时候,你通常都不告诉我。你只要告诉我你m没事就行。”她的语气温柔而又冷静,她似乎真的担心他。

 

“不是这样的。”Isak抬起眼睛,注视着Emma.

 

“那是因为什么?”

 

“我想我们不应该继续交往了。”

 

Emma的表情变了一下。只是很微妙的变化。但是她没有发脾气。

 

Isak继续说道:“你的父母不喜欢我。而且我们都知道这段关系没有进展。我们只是为了害怕孤独而在一起。”

 

“也许你是对的。” Emma看起来既不愤怒也不伤心。“我以前就想过这个问题,我知道你对我不像我对你那么喜欢。” 她深吸了一口气,“这让我很难过。但是更让我难过的是,” 她又深吸了一口气,“是,我无法改变这种状况。我应该对你放手。”

 

Isak没想到事情居然进行的如此顺利。这时,他的电话响了,但是他没有接。

 

“那么,就这样?”他问道。他一方面感到如释重负,另一方面又感到若有所失。

 

Emma靠近他,伸手捧住他的脸颊,轻轻吻了一下他的嘴唇。这个吻带着渴望,放松和一丝伤心。但是她知道,这样做是对的。放他走。

 

“谢谢过去的三个月,请别见怪。”

 

Isak觉得时间似乎静止了片刻。他看着她的眼睛,但是他什么也没看到,只看到无动于衷。

 

但这是他咎由自取。

 

他走了。她没有追上来。

 

他感觉轻松了很多。他感觉呼吸都顺畅多了。也许,这将是他的人生将要靠谱的开始。

 

--------------- 

 

他拿出电话,现在是21:19。他看见一条来自Jonas的短信,他骑上自行车,开始沿着道路滑行,并没有留意前方。他一只手扶着车把手,另一只手在给Jonas发短信。

 

然后他撞到了什么东西,或者是什么人。他的电话摔到地上,自行车也倒了。这时,他才意识到,他无法保持平衡,也将要摔倒,于是下意识的伸出胳膊护着自己的脸,以免摔个嘴啃泥。但是,正在这时,一只手臂将他扶住,防止他摔倒。他的心跳停止了片刻,因为他意识到,为了阻止他摔倒,这个手臂将他抱的太紧也太久了。

 

“你没事吗?” 这个人问道。他僵持了片刻,很快控制住身体,从对方的怀抱中挣脱出来,后退了一步。

 

“我想,我没事。”他知道这人是谁了。

 

Even

 

他并没有感觉到愤怒。他仍然能感觉到刚才他们身体接触的感觉。他迷惑了。为什么他总能让他感受到如此多不同的情绪。他很肯定自己讨厌他,讨厌他对待周围人的态度,他是如何从心底里看不起他们。因为这是过去的四个月中,他唯一看到的。雪上加霜的是,Jonas告诉他的一些八卦,比如他如何租下整个脱衣舞会所就为了举办他的生日party;警察如何扫荡了他的地方,搜到了毒品,但是他依然毫发无损的出来了。

 

法律面前并非人人平等。是吗?

 

或者关于他如何骚扰新生。而他们还是那么喜欢他。为什么会这样?

 

但是过去的三天,他和他有了私人接触以后,他第一次不确定,也许他对Even心存偏见?也许这个人并没有那么坏?

 

“oh, 又是你。”Even喃喃的说。

 

“我也能这么说。”

 

“你住在附近?”

 

“不,我的女-----” 他连忙改口说,“我的一个朋友住在这里。”

 

“Emma? Oh, 她太好了。她不是你的女朋友吗?”

 

“好吧,不再是了。但是,你是怎么知道的?” Isak好奇的问。

 

“我什么都知道。好吧,也许不是。” 他笑着说,“流言吧。你知道的。我尽量不要相信,因为至少一半的流言都是无中生有,但是有些也可能是真的。比如Emma是你的女朋友。”

 

“是吧。” Isak含糊的说。

 

“别担心。” Even拍拍他的肩膀,“除了她,还有很多好女孩呢。”

 

Isak没说话,只是弯下腰,捡起他的电话,发现屏幕碎掉了。Even看见了,“对不起,是我的错。”

 

“不怪你,是我自己走路不看路的。”

 

Even从耳朵后面掏出一根烟。“要一起吗?”

 

Isak顺从了。似乎有种魔力让他服从他。

 

---------------- 

 

他们坐在房子前的台阶上,这所房子实际上就在Emma家隔壁。Isak想,这肯定是Even家。他们沉默了片刻。Even从口袋里拿出打火机,居然是粉红色的,这让Isak忍不住笑了。

 

他深深吸了一口烟,屏住气,然后吐出来,发出微微的咳嗽。然后他把烟递给Isak。他默默地吸了一口,没有说话。

 

这种沉默并不尴尬,或者紧张。也不是完全平静的。只是他们都不觉得此刻需要说话。

 

这个社区真的很安静,唯一的声音就是风拂过树叶发出的响声。

 

“你相信平行宇宙的存在吗?” Isak突然没头没脑的问道。他的声音因为吸烟,有点沙哑。

 

“你指什么?” Even貌似严肃的问道,但是他似乎就要笑出声来,他把烟递给Isak.

 

“比如,在另外一个时空,也许也有一个Even和Isak,但是做着不一样的事情。”

 

Even看向Isak,他们的膝盖碰到了一起。Isak看起来真的很迷茫。

 

“就好像,比如......”Even凑近他的脸,他们简直近在咫尺,Isak感觉自己的心砰砰直跳,他确定Even不可能听不到。Even注视着Isak的眼睛,寻求他的允许。但是他并没有得到,于是他分开了一点点,开始逗Isak,挠他痒痒。手指拂过他的手臂,拂过他的大腿。Isak憋不住了,大笑起来。他的的笑声在安静的夜空回荡,显得有点突兀。

 

“你...........太............烦了。”

 

“你也太容易烦了。”

 

他们又忍不住大笑起来。

 

 

------------ 待续 ----------

 

评论 ( 2 )
热度 ( 50 )

© 唯恐夜深花睡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