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k 黑色空间-6】

【好吧,吃醋了,我就喜欢吃醋梗。先喝一小口,以后再一缸一缸的喝。】

 

周末的医院没那么忙,isak只是例行检查一下病人的情况,撰写病例,处理一点紧急情况。他虽然人在医院,可是心思一直在even身上,他知道这样不对,不过他无法控制自己。Even这次比以往都恢复的要快一些,以前他可能几天都无法起床,可是今天早上,他居然起床了,还给自己做早餐。虽然他总觉得哪里不对,但是他还是止不住的心情很好,简直想要吹口哨。

 

他来到Erik的病房,小家伙已经醒了,恢复的还不错。isak不是那种对病人特别亲切的类型,他比较cold,倾向于用专业的态度对待病人。因为他觉得如果医生投入太多感情到病人身上,会让他们变得脆弱,影响医生的权威感和专业判断。他的导师就是比较cold的那种类型,有距离感,但是一点也不影响病人对他的信任和依赖。他觉得这样刚刚好。

 

不过今天,他心情不错,于是对Erik也比往常格外亲切一些。“Hi,Erik,今天觉得怎么样?”

 

“我看了足球赛,我喜欢C罗。”

 

“他进球了吗?”

 

“没有,不过他给队友助攻了。”

 

“恩,C罗不错,我朋友也喜欢C罗。”

 

“He is brilliant.”

 

“yes, he is good.”

 

“我能当足球运动员吗?”

 

“如果你乖乖听话,好好养病的话,就可以。”

 

-------------- 

 

Isak一边检查Erik的各项身体指标,记录数据,一边转移他的注意力和他聊天。Alex突然推门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蛋糕和橙汁。Alex今天没有穿西装,而是穿着一套蓝色的运动装和跑鞋,仿佛刚刚锻炼过。他看起来非常高大健美,宽肩细腰,肌肉匀称,身体肯定很好吧。不知为何,Isak看到他有点尴尬。

 

还是Alex先说话了,他晃晃手里的塑料袋,“Erik想吃蛋糕和橙汁。”

 

Isak摇摇头,语气居然出奇的柔和,“橙汁可以,蛋糕不行。”

 

Alex笑着随手把蛋糕扔进垃圾桶,坐到Erik床边说道:“你看,我就说不行吧?”

 

Isak心想真浪费,不吃也不用扔掉吧。

 

他把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里,有些尴尬地打算离开,“他需要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他走到门口,又回过头,补充了一句,“记住,别给他乱吃东西。”

 

Erik在床上抗议,“I want icecream!”

 

Isak故作严厉地说道:“no, not now, maybe later.”

 

Isak走出病房,松了一口气,在Alex面前,他总觉得有点不自在,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刚走出几步,Alex就在身后叫住了他。

 

“Dr. valterson”

 

Isak回过头,听到Alex这样叫他,觉得有点怪怪的。Alex小跑几步追上来,“对不起,昨天晚上我大概失礼了。”

 

Isak 摇摇头,“不,是我失态了,不过,你放心,你弟弟恢复的很好。”

 

Alex笑了一下,知道isak误会了他的意思,“Oh,我不是这个意思,你朋友,他好些了吗?”

 

Isak笑了一下,“谢谢,他好多了。Thank you for asking.”

 

Alex看到isak谈起Even时表情突然变得柔和起来,露出那种不自觉的发自内心的微笑,有点儿酸酸的,“ I think he is very lucky.”

 

isak摇摇头,“Not as lucky as me.”

 

他说完转身走了。

 

Alex看着isak挺拔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尽头,觉得帐然若失。someone is lucky, but not him.

 

-------------------- 

 

isak结束了医院的工作回到家,Eskild和Even正在厨房。他们两个都是terrible cook, 不过isak从来不说,他可不想打击他们的积极性。

 

Eskild正挥舞着锅铲,煎着什么东西,看见isak回来,对他暗暗使了个眼色,“哎呀,大医生回来了,我们这里的卫生肯定不过关了!”

 

iask看着乱七八糟,好像被歹徒抢劫过的厨房,简直哭笑不得。他故作生气的回答道:“岂止是不过关?你们应该被隔离好吧。”

 

Eskild开玩笑的说道,“隔离?太好了,只要把我和Even关在一起就行,He is so sweet. ”

 

isak装作生气的样子,走上前去,搂住even的腰,亲吻了他一下,“这可不行,even会受不了你的。”

 

Even听着他们斗嘴,很好脾气的笑着,他看起来有点累,但是似乎还好。

 

Eskild不服气地说,“what? 你说的不算,你得问Even. ”

 

Even笑着岔开话题,“Eskild,牛排要煎糊了,牛排可是很贵的。”

 

Eskild果然转移了注意力,“Ok, 我们今天要吃大餐!”

 

Isak觉得自己太幸福了,他的朋友们都这么好,这么贴心,他简直没法想象,如果没有朋友们的帮忙,他和even要怎么办。

 

Even站在料理台前准备拌沙拉,他调皮地问isak,“想要什么沙拉酱?”

 

isak搂着他的腰,蹭着他的屁股,边和他捣乱边说道:“油醋汁。”

 

Even笑了,从一大堆调料瓶里找出油醋汁,“yes always vinaigrette”。

 

isak突然想到那个下午,他第一次去Even的公寓,他们两个在厨房做的洒满各种调料,超级难吃的吐司。当时Even就是这么说的,“Chili,always chili.”

 

他的心里突然涌起无限柔情,虽然过去这么久了,但是往事还是历历在目,让人难以忘怀。他怀念那个时候的even,那个阳光少年。虽然他对even的爱丝毫也没有减少,但是他不得不承认,有的时候,他真的觉得很累。

 

----------------- 

 

他们三个一起吃了牛排大餐,虽然Eskild还是把牛排煎老了,但是这丝毫没有影响他们的胃口和心情。就连even也吃了一点沙拉和土豆泥。他们在餐桌上谈笑,Eskild问他,“isak,给我们讲讲你在医院的事情嘛。”

 

isak想到Erik,于是随口说道,“我们刚给一个先天心脏病的小孩儿做了手术,他喜欢c罗,他想当足球运动员。”

 

Eskild心很软,马上说道:“too bad, poor kid.”

 

Even问道:“那手术成功的话,他能踢球吗?”

 

Isak摇摇头,“恐怕不行。”

 

Isak继续说道:“他没有父母陪护,这一点非常奇怪,他有个哥哥,我们以为是他哥哥。”

 

Even和Eskild都看着他,希望他继续说下去。可是他突然意识到,他并不想在Even面前提到Alex的名字,他连忙打住了,喝了一口红酒,岔开话题,“He is a lucky child.”

 

Even和Eskild都有点莫名其妙,特别是Eskild的八卦之魂又开始熊熊燃烧。“isak,话不许说一半,你们以为是他哥哥,什么意思?”

 

Isak无可奈何地说道:“好吧,他其实是个孤儿,他哥哥出钱赞助他手术的。很大一笔钱。”

 

Eskild低声赞叹道:“wo,this guy is great! ”

 

Isak点点头,“Yes,He is.”

 

Even问道:“what’s his name?’”

 

Isak假装听不懂:“what?”

 

Even锲而不舍:“the brother, his name?”

 

Isak 躲开他的眼神,“oh,baby,you don’t want to know.”

 

Even凝视着他,“Yes, I do.”

 

Isak垂下眼睛,下意识的回答道:“Alex, his name is Alex.”

 

Eskild在一边冷不防插了一句:“Is he hot?”

 

Isak扔掉刀叉,摊开双手,双眼望天,“oh, my god, Eskild,这不是重点吧。”

 

Eskild表情认真的说,“I know, he must be hot. I want to know him. I like nice guy. ”

 

Isak简直无语了,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他暗自后悔,他到底在想什么?干嘛提这个?他完全可以聊点儿别的。比如那个做心脏移植的亿万富翁,那颗珍贵的心脏运过来的时候还会跳,是用直升机运过来的。他第一次参与换心手术,简直刺激死了。可是他却提什么Alex。什么鬼?

 

Even拨弄着盘子里的沙拉,若有所思的看着他。

 

isak对他笑了一下,even移开了视线。

 

【怎么样呀?大戏就要上演,大家觉得剧情合理吗?给我点意见呀?】

 

 

-------------- 待续 ---------------

 

评论 ( 9 )
热度 ( 30 )
  1. 随壹sy唯恐夜深花睡去 转载了此文字

© 唯恐夜深花睡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