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k 黑色空间-8】

【Even要和Alex见面了,觉得写的好烂呀,我都不好意思贴上来。】

 

第二天是周日,isak终于有了一天假期,可以不用上班。他早就计划好了,他要带Even去公园散步,一起去法国餐厅吃龙虾,然后到海边喂海鸥,他迫不及待的想让Even真正开心起来。

 

Isak早早起床,煮好咖啡,做好早餐。这才来到卧室,俯身亲吻了一下even的头发,在他耳边说道:“Evi,你醒了吗?昨晚睡的好吗?”

 

Even的头还埋在被子里,他动了一下,发出低低的呻吟。Isak把窗帘拉开,早晨明媚的阳光倾泻进来,洒满一室春光,空气里都似乎带着春暖花开的味道。他蹲在床边,揉揉Even的头发,高兴地说:“Evi,今天天气真好,我们出去走走吧!我都安排好了,有很多惊喜哟。”

 

Even躺在床上,只觉得头痛欲裂,就连外面明媚的春光都让他不舒服,可是Isak正趴在他的床头,兴高采烈地向他描述自己的计划。他的金发在阳光下闪着光,样子那么可爱,那么期待。Even没办法拒绝,他闭上眼睛,用了很大的力气从床上坐起来。isak已经兴奋地打开衣柜,给他挑选外出的衣服。“Evi,今天外面还是挺冷的,就穿这件连帽衫,还有这件外套,怎么样?”

 

Even坐在床上看着isak拿着他的衣服比划来比划去,笑了一下,“好呀,你说穿什么就穿什么,不过我要先洗个脸。”

 

Isak高兴的说,“恩,我把衣服放在床上,等下我来帮你穿。”

 

Even无奈的说,“isak,我只是伤了手,又不是残废了。”

 

isak不好意思的笑了,“讨厌,不许说这种话。对了,我做了pancake,你喜欢的。”

 

Even从床上站起来,只觉得眼冒金星,天旋地转,他闭上眼睛等待这种晕眩感过去。isak连忙上前扶住他,紧张的看着他,“Evi,你怎么了?你不舒服吗?”

 

Even摇摇头,吸了一口气,挤出一个笑容,“没事,一定是阳光太刺眼了。”

 

---------------- 

 

吃过早餐,isak就挽着Even出发了。漫长的冬日终于结束了,春天好不容易降临到北欧的大地,习惯了寒冷和黑夜的人们对于阳光简直是变态的渴求。大家都纷纷来到户外感受春天的气息,公园里到处都是踏青的人群。骑单车的,滑滑板的,遛狗的,在草坪上晒太阳的,不一而足。isak牵着Even的手,兴奋地感受着春意盎然和生命的活力。

 

Even裹在大大的外套里,外套的帽子,连帽衫的帽子,还有一顶毛线帽,他一共戴了三顶帽子,即使这样,他的小脸裹在灰色的羊毛围巾里,也非常引人注目的好看。Isak也穿着棒球服和牛仔裤,脱去了白大褂的他,看起来还像个大学生。

 

公园的中心有很大一片蓝色的湖泊,成群的天鹅在湖面优雅的游来游去,他们坐在湖边的长椅上看着那些可爱的孩子们用面包喂天鹅。天鹅们高傲地仰着优美的脖颈,丝毫不为所动。

 

“Even,你看,这些天鹅都是成双成对的。”

 

“黑天鹅非常忠诚,一夫一妻,如果一方死去,另一个也会悲痛欲绝,终生不娶不嫁。”

 

isak转头看着Even,“Evi,你不会这么对我的,是吗?”

 

Even笑着亲吻他,“不会,我们会一起变老,然后变成白胡子老头儿,在这儿卖冰激凌。”

 

isak热情的回吻Even,他看到不远处就有一辆冰激凌车,于是对Even说道,“Evi,你等我一下。”

 

-------------------- 

 

Even手插在口袋里,看着Isak小跑着穿过草坪,他闭上眼睛,感受到阳光打在眼睑上的刺痛感。不知道从何时开始,阳光也开始变成让他痛苦的东西。

 

突然Even感到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在脚边动来动去。他下意识的睁开眼,低头一看,原来是一只小狗来到他的脚边,正围着他的脚转来转去,好像发现了什么新奇的玩具。

 

even看着这条可爱的秋田犬,忍不住弯下腰把他抱起来。“hi, 小家伙,你的主人呢?”

 

小狗低低的叫着,直往Even身上扑,Even单手抱着,让他靠在自己肩头。

 

Even发现小狗系着颈环,上面还挂着牌子,应该不是流浪狗。他拿起牌子正准备看。这时,一个穿着全套运动装的男人大步走上前来:“Baily,你又不乖了!”

 

Even不禁抬头看着他,即使按照他的标准,这个男人也挺帅的,而且他有一种特别自信又潇洒的气场,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他的笑容也颇有感染力。

 

Even对他点点头,“是你的狗吗?他很可爱。”

 

男子很大方的说道:“小家伙在家憋坏了,刚出来就撒欢似的乱跑,拉都拉不住。”

 

Even笑笑,摸摸小狗的头,把他放到地上,“他叫什么名字?”

 

“Baily, ” 然后他蹲下来,揉揉小狗的头,好像唱歌一样说着,“Baily,baily,baily,baily,baily.....”

 

小狗好像听懂了似的,摇头晃脑,非常可爱。

 

Even好久没有和陌生人说话了,默默的看着他们,男子友好的说道:“今天天气真好,你一个人?”

 

Even摇摇头,“不,我和朋友一起来的,他去买...........”

 

Even话还没说完,isak已经举着两个冰激凌跑了过来,“Evi,.......” 

 

当他看见眼前的男人的时候,不禁愣了一下。

 

男人对着他莞尔一笑,”你好,Dr. Valtersen,真是太巧了,我们又见面了。”

 

isak两只手各举着一只冰激凌,仿佛不知道如何回应他。

 

Even也站了起来,看看Isak,又看看Alex,“原来你们认识?”

 

男人于是转向Even,伸出手说道:“你好,我叫Alex,Dr. Valtersen给Erik做了手术,我还没机会感谢他呢!”

 

Even伸出手和Alex相握,Alex的手很大,很温暖,很有力量。Even看向Isak,isak耸了耸肩。

 

Alex看看isak,又看看Even,似乎这才意识到Even就是当天晚上坐他的车回家的人。他恍然大悟般的拍拍自己的额头,“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那天晚上........”

 

他还没说完,isak就一步站到Even面前,很突兀的打断他说,“今天我没去医院,Erik今天还好吗?”

 

Alex马上意识到isak不希望他提那天晚上的事情,于是马上识趣的说道,“我刚刚去过了,今天福利院的院长来看他,还带来了几个小伙伴,我就先离开了。”

 

为了缓和气氛,他又开玩笑说道:“他想念自己的小伙伴儿了,我大概太老了。”

 

isak把冰激凌递到他面前,“你可不老,还可以吃冰激凌。”

 

Alex后退了一步,笑着摆摆手,“对不起,我大概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了。我该走了,很高兴见到你们。”

 

Alex牵着小狗要走,Baily居然恋恋不舍的直往Even身上扑,Alex拉住Baily, “他真的挺喜欢你呀,相信我,他平时可不这样!”

 

Even笑着揉揉Baily的头,“Bye,Baily.”

 

------------------- 

 

isak把冰激凌递给Even,凑到他身上闻了闻,“你是擦了什么香水吗?Baily怎么那么喜欢你?”

 

Even笑着摇摇头,“别开玩笑了。我喜欢狗,以前我也养过一只金毛。”

 

“没听你说过呀,后来呢?”

 

“后来他老了,病了,死了。我再也不想养狗了。”

 

isak拍拍Even的腿,“Evi,我们可以养只猫。”

 

Even转移话题说道:“原来他就是Alex。”

 

isak不以为然地说,“是呀,你不觉得他那个样子很讨厌吗?好像全世界都是他的。”

 

Even看了isak一眼,故意说道,“我不觉得呀。毕竟他不是出钱给Erik做的手术吗?”

 

Isak翻了个白眼儿,叹口气说,“好吧,别提他了。”

 

Even问道:“他刚才说那天晚上,什么意思?”

 

isak岔开话题,“Even,冰激凌要化了。”

 

【好烂呀,我尽力了。】

 

 

---------------待续---------------

 

评论 ( 17 )
热度 ( 25 )

© 唯恐夜深花睡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