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K 来自深海-3】

【遭遇第一次危机】

 

isak仔细确认了一下遥远的天际那架从天而降的敌机,马上放下望远镜,通过管道大声向潜艇内传令道:“有敌机,紧急下潜!”

 

潜艇本身非常脆弱,除了放出鱼雷进行偷袭之外,本身几乎没有任何防御能力,所以遇到空袭,战舰,都只能采取下潜的方法来躲避。分秒之间,Even已经和Isak先后通过管道快速滑入潜艇内部。操作室的船员们马上行动起来,开始关闭潜艇,降低头部,让潜艇快速潜入水下。

 

狭小的潜艇里,气氛顿时非常紧张,大家都行动起来,奔赴自己的岗位,狭窄的通道里,大家互相碰撞在一起,东西噼里啪啦的掉下来,大家丝毫都顾不上。潜艇头部下沉,开始快速潜入水下,50米,100米,150米,大家坐在地上,一脸的油腻和汗水,神情紧张的听着海面的动静。船舱里安静的连一根针落下都能听见。

 

快速下潜还不足以躲过飞机,如果被飞机发现他们的踪迹,投下深水炸弹的话,即使不命中潜艇,只是在附近爆炸,爆炸造成的冲击波对潜艇的破坏也是不可估量的。现在他们只能希望飞机没有及时发现他们。

 

一分钟过去了,二分钟,五分钟,十分钟,空气紧张的几乎停滞了。大家屏住呼吸,此时他们什么都不能做,只能听天由命。所幸的是,敌机似乎并没有发现他们,在海面上盘旋了一圈之后,就飞走了,Isak长舒了一口气,默默地看向Even. Even皱着眉头,神色很凝重,直到确认敌机已经飞走,警报完全解除之后,才下令潜艇重新浮出海面。

 

大家打开舱门,贪婪的吹着海风,呼吸着新鲜的带着海风咸湿味道的空气。Isak看着Even笑了,Even情不自禁的伸手重重的搂了一下他的腰,然后很快放开了。

 

Isak 心中暗喜,默默体会着Even单独给他的关怀。他看着渐渐暗下来的天色,默默祈祷,这种好运能够继续下去。U型潜艇就像海上孤独的猎手,有的时候不单依靠技巧,更多的是依靠运气才能坚持下去。

 

劫后余生,大家心情都不错,厨师还做了丰盛的晚餐犒劳大家。船员们坐在狭窄的过道里,摆开了宴席,Even和isak还有二副,轮机长等几个高级船员坐在里间。

 

Isak给Even倒了红酒,他们举杯庆祝。

 

Isak 有些埋怨的说道,“为什么我们的飞机就不能为我们提供空中保护呢?现在我们完全没有防空力量,太被动了。”

 

Even喝了一口酒,说道,“元首根本不重视海军,他的注意力都在陆军和空军那里。我们海军得到的资源太少了。上次元首视察海军的时候,我就曾经向他进言,说他面对着陆地,却背对着大海!”

Even作为王牌舰长,曾经受到过元首的亲切接见,这在当时是非常大的荣誉,大家都羡慕的事情。报纸上还有他和元首握手合影的大幅照片。Even的那张照片丰神俊朗,气度不凡,马上成为德国少女的梦中情人。

 

轮机长有些羡慕的说道,“您见过元首?说真的,元首是个什么样的人?”

 

Even的心情有些复杂,他开玩笑的说道:“也没什么呀,就是个普通人,也和我们一样一个鼻子,两个眼睛,一个嘴巴。”他还想说,元首似乎确实有某种蛊惑人心的魔力,当时他也骄傲的差点儿三天舍不得洗手。可是现在他回想起来,元首的光环褪去,其实就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二副有点紧张,在德国,批评元首可是大罪,他连忙说道:“幸亏我们的U-BOAT向元首证明了我们的价值,我们击沉了那么多货船,英国人一点办法都没有,这可是不小的贡献!。”

 

Even心想,我们击沉的可都是毫无战斗力的普通商船,而且让那么多宝贵的物资就这么沉入大海,真的不是某种巨大的浪费吗?但是这些话,他永远不可能说出来,没有人能质疑这场战争,否则就是死罪,就是叛国。

 

Even摇晃着酒杯说道:“我们是军人,服从命令是我们的天职,完成任务就是一切,所以,今朝有酒今朝醉吧!”

 

大家强颜欢笑的举杯庆祝。一个风浪打来,桌上的盘子酒杯纷纷滑落,大家手忙脚乱的纷纷去捡,大家都习以为常。

 

夜深了,Even还在船长室,对着桌上的航海图仔细研究。isak悄悄走过来,递给他一个茶杯:“喝点茶吧。”

 

Even笑着接过来,低声说道:“大家都睡了吗?”

 

Isak 点点头,轻声说道,“放心,有人在值班,你也早点休息吧。”

 

Even叹了一口气,抓着头发说道:“我们要在三天后赶到直布罗陀海峡阻击船队,还要和其他U艇集合,联合出击,可是现在我们已经落后了,为了准时到达,以后的几天我们都必须在海面行驶。”

 

Isak笑笑,安慰他说:“在海面行驶好呀,海风吹着多舒服!”

 

Even把铅笔扔到桌上,靠向椅背,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然后他揉揉isak的头发, 突然把他揽到胸前亲吻了一下,几乎是一瞬间的事,他们马上就分开了。

 

Isak有些脸红的低着头,even看着他说道:“你的胃还好吗?刚才你好像没吃什么东西。”

 

Isak腹部受过伤,潜艇上环境恶劣,食物缺乏营养,根本不适合养伤,所以这次Even是不希望他来的。

 

Isak 笑着摇摇头,腹部隐隐的疼痛感被他压制了下去。“我只是没什么胃口。”

 

Even吹了一口气,吹着额前的一缕金发飞起来。这是他表示无奈的一个习惯性动作,“isak,无论如何,你要多吃点儿东西,我们的任务才刚刚开始!”

 

Isak调皮的敬了一个军礼,说道,“是,长官!”

 

Even露出了难得的笑容,他深邃的蓝色眼眸闪着星光,简直能让人溺死在这蓝色的眼眸里。看着这个笑容,Isak想要扑上去亲吻他。他的长官,他的情人,他的偶像,他可以为他生,为他死。可是现在,他什么也不能做, 潜艇上到处都是人,每个角落。

 

Isak 拼命克制了自己的冲动,想了一下说道:“对了,刚才在餐桌上,你说的话。”

 

Even有些吃惊的说道,“什么?我说什么了?”

 

“你不该批评元首,这很危险。”

 

Isak一脸郑重的表情,让Even有点儿想要逗他。他已经过了那个把这一切看的很崇高很热血的阶段,他看的更加清楚,这场战争,元首,可是他什么也不能说,这让他多了一种玩世不恭的态度。对待任务他是认真的,因为这直接关系到潜艇上42名船员的生死,实际上,战争如此残酷,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他们曾经看着被击沉的货船上的船员溺水而死,而丝毫没有伸出援手。理智上他们不能救他们,首先潜艇上没有多余的位置,更重要的是,营救他们就会暴露自己,曾经就有过这样的先例。所以,战争面前,绝对不能心软。

 

他站起来,抓住isak的领带,把他拉到面前,玩笑的说道:“你要告发我吗?Isak?”

 

Isak看着Even的嘴唇,那丰满的唇形,性感的形状,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在这种情况下,还对他的长官有疯狂的想法。他低声说,“我只是担心你。”

 

Even邪邪的笑了一下,正准备把他拉到面前,亲吻一番。

 

突然二副冲了进来,手里拿着一封电文,“舰长,指挥部来电了!”

 

 

【战争时期怎么谈恋爱呀,难度好高。我写的太烂了。】

 

--------------- 待续 -------------

 

评论 ( 3 )
热度 ( 17 )

© 唯恐夜深花睡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