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K 所有你看不见的光-1】

【18世纪的英国,whitefield男子寄宿学校,Isak是银行家的独子,聪明,安静,内敛,Even是美国西部农场主的儿子,外向,英俊,性感迷人,精于算计。一场事故让Even被Isak的家庭接纳,成为密友,形影不离。多年后事故的真相浮出水面,Even对Isak是阴谋还是爱情?】

 

Whitefield寄宿学校是精英学校,学生都来自富有的家庭,虽然不像伊顿公学那样,学生大多都有贵族背景,Whitefield也因为管理严格,师资雄厚,而享有盛誉。学生们的功课很紧,如果违反校规,处罚也很严格。

 

这是一个夏天的午后,天气闷热,Even在寝室里百无聊赖,Isak则坐在窗边安静的看书。Even拿着一把小刀一边在手中把玩,一边饶有兴趣地看着Isak。Isak穿着学校的制服,白衬衫和短裤,坐在窗台上,修长的双腿和纤细的脚踝都带着16岁少年特有的稚嫩感。他柔软的金发敷在前额上,已经被汗水打湿,但是他看起来安之若素,似乎丝毫感觉不到夏日的炎热和焦躁。Even心中暗想,就是这样一个丝毫不起眼的纤细少年,居然是英国最富有的银行家的儿子?简直不可思议。他就是个书呆子嘛。

 

不过Even很庆幸他和Isak做了室友,因为Isak成绩很好,他不但可以经常抄抄他的作业,还能经常找他借点钱花花。Even来自美国人,他的父亲在西部拥有大片土地,算是个富有的农场主,父亲为了把他培养成一个绅士,所以把他送到英国接受教育。在美国人看来,英国的一切都更加高级更加有品位,美国就是粗俗的代名词。他原本以为自己家很有钱,所以到了学校就大手大脚,花钱摆阔,结果后来他才发现,他们家那点钱,在英国根本不够看。英国伦敦才是富豪聚集的地方,而他低调的室友Isak不知道比他富有多少倍。等到Even明白过来,他马上有所收敛,低调了很多。但是Even想低调也低调不了,因为他长的太帅了。他明白这一点,所以也充分利用这一点。

 

Even有着比同龄人都要高挑的身材,修长但是并不瘦弱,肌肉匀称,线条完美。他还有着漂亮的,自然波浪的金发,总是随意的卷曲着,有某种不羁的随意的美感。当然最吸引人的,还是他的眼睛,他的眼睛是冰蓝色的,深邃而明亮,笑起来眉眼弯弯,似乎非常亲切随和,但是不笑的时候,又有种近乎冷酷的疏离感,让人捉摸不定。Even对自己的魅力非常自信,基本上,只要他主动释放一下自己的魅力,几乎没有人能抗拒他的魔力。

 

但是Isak对他的态度,让他有些拿不准。自从他知道isak的家族是富有的银行家,并且isak是唯一的继承人,他就开始卯足了劲儿,想要赢得他的欢心。当然了,他不会卑躬屈膝,或是献媚讨好,那太低级了,他不屑于这么干。他只是暗地里对他用心,想要让isak感受到自己与众不同。可是Isak对外界的一切都是一种超然世外的态度。他并不表现的特别喜欢他,也不讨厌他,他对Even一视同仁,似乎对他英俊的外表,灵活的身手,超凡的魅力全都视而不见。这让Even颇为沮丧。

 

现在Even决定再试一试,他看着isak,装作随意的问道,“暑假快到了,isak,你暑假有什么打算吗?”

 

Isak抬头看着他,简单的说道:“我们大概会去苏格兰。”

Even继续装作好奇地问道,“是要去打猎吗?”他知道英国贵族的习惯,他们78月份什么都不干,会去乡村打猎度假什么的。这种贵族趣味,美国人理解不了。Even倒是颇为羡慕。

 

Isak低下头,平淡地说道,“我们会租一个乡村别墅,不过我父亲不会打猎,他不是那种人。”

 

Even这才想到,Isak家虽然很有钱,但是并不是贵族,所以并不算是社会最高的阶层。在英国那些什么也不用干,整天只会打猎,赌博,抽烟,喝酒,赛马的贵族反而最受人尊敬,Even觉得这太荒谬了。在美国,大家只相信努力奋斗和勤奋工作。

 

虽然如此,Even并不想回美国,美国路途遥远,而且西部的农场和英国伦敦比,简直就是乡下,土爆了,他一旦去过伦敦就再也不想回美国了。他希望isak会邀请他一起度暑假。反正他家那么大,那么有钱,招待个把同学根本不成问题。

 

果然isak问道:“你呢?你暑假有什么打算?”

 

Even马上说,“我大概要待在学校。”

 

Isak惊讶的说道:“什么?在学校度过暑假?那太糟糕了!”

 

Even假装不在意的说道:“没办法,我回趟家要6个星期,等我到家,我就该回来了。”

 

Isak同情的看着他,可是再没有进一步的表示。

 

Even很失望,他希望Isak会主动邀请他一起回家度过暑假。不过,他不想把自己的目的表现的太明显,他要让Isak自己转过弯儿来。

 

于是,他站起来,踢了一下凳子,烦躁的说道:“太热了,我要去游泳,你去吗?”

 

Isak犹豫了一下说道:“可是学校不让游泳,会有麻烦的。”

 

Even挑眉一笑,他知道自己的笑容具有何等蛊惑人心的魅力,“让学校见鬼去吧,你去不去?你不去,我找Tonio了。”

 

Isak合上书,有点不确定的看着Even,他不希望Even找别人一起去。“好吧,我去,不会被发现吧?”

 

Even已经走到门口,回头一笑,“放心,不会被发现的。”

 

 

【英国贵族,上流社会,我喜欢,你们呢?】

 

 

------------------------- 待续 ------------------------

 

评论 ( 15 )
热度 ( 79 )

© 唯恐夜深花睡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