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K 所有你看不见的光-2】

【预警:这里的Even可能有邪恶的一面,不算是一个绝对意义上的好人,我比较喜欢亦正亦邪的人物,所以,如有不适,请及时闪避。】

 

Even一向喜欢出其不意,让别人没有拒绝他的机会,所以他看到Isak居然真的乖乖的跟着他走了,不禁有几分得意。毕竟isak不像其他人,没那么容易被操控,他真的不愿意做的事情,你是没办法强迫他的。

 

不过Isak显然还是对于违反校规有些不安,他双手插在口袋里,有些犹豫地跟在后面。Even决定激将他一下,于是回头对他说:“快点,isak,你害怕了吗?”

 

果然isak脸红了一下,马上反驳道:“没有,我才不怕,我只是觉得如果被抓住的话,要挨鞭子的。”

 

Even当然知道,Whitefield的校规很严,如果违反校规,就会被校长当众抽鞭子,整整12下。他曾经就因为赌博挨过一次鞭子,那个感觉,现在想起来,还让他觉得后背火辣辣的疼。但是现在,Even没办法反悔了,十几岁的少年都是如此,面子比什么都重要。他一向就不守规矩,毕竟是在美国西部草原上长大的,会骑马,会赶牛,会开枪,会赌博,他一向胆大妄为,他有什么不敢的。重要的,他不会无畏的冒险,他总能保证自己不被捉住。

 

所以,他停下来,走过去,揽住Isak的肩头,亲昵的说道,“我保证,不会被抓住,而且,就算是运气不好,被抓住的话,我替你挨鞭子,这总可以了吧?”

 

Isak觉得Even有种神奇的魔力,他几乎可以说服别人去做任何事,无论那事有多疯狂,多危险,多不可理喻。就是因为这一点,他才对Even有些若即若离,他不想被他影响,不想失去自己的理智和判断。

 

可是现在,Even亲热的搂着他,脸上是那种最亲切最无辜的笑容,眼睛兴奋的闪着光,亮晶晶的,他从没看见过这么明亮的眼睛。虽然他们同岁,但是Even比他高大半个头,他搂着他的时候,他能闻到他身上那种天然的充满野性的气息。Isak无法抗拒这样的Even,他点点头。

 

Even带着他来到隔壁的寝室,他们要通过这里的窗户翻出去,到后面的小树林,然后穿过树林到达小池塘。寝室里有三个人,两个人在玩牌,另一个同学Solly正在吃蛋糕。Solly是犹太人,他的家族也是大银行家,据说比isak家还有钱。但是Solly很胖,有些贪吃,所以大家都爱嘲笑他。但是Solly大概是这个世界上脾气最好的人,他从来不会生气,即使大家嘲笑他,捉弄他,他也不以为意。Even心想,大概因为Solly家太有钱了,所以他才会不在乎吧。

 

他们看见Even进来,都有些敬畏的样子。Even在学校的名声不算太好,他聪明,大胆,又狡猾,还长的那么高,那么帅,大家都有些怕他。玩牌的同学马上站起来,说道:“Even,要一起玩儿吗?”

 

Even嗤之以鼻,打牌如果不赌钱有什么意思?简直就是浪费时间。他打牌可不是为了好玩儿的,他打牌是为了赚零花钱,他从来不干没好处的事情。Even从几岁就开始赌博,他可是赌博高手。这些人哪里是他的对手,他会让他们输的连裤子都不剩。不过学校禁止赌博,所以他还是不敢太过明目张胆。他摆摆手,颇为得意的说道:“想要跟我玩儿?你们还得再练练。”

 

Solly也站起来,把蛋糕递过来,天真的说道:“Even,你要吃蛋糕吗?”

 

Even一脸嫌弃的样子,打趣他道:“Solly你再这样吃下去,要变成猪了。”

 

Solly也不生气,不好意思的说道:“这是我妈妈送来的。”

 

Solly的父母很溺爱他,三天两头给他送吃的。Even有些嫉妒的想,Solly都这么胖了,还给他送吃的。但是实际上,他有些羡慕Solly,他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家里只有父亲和哥哥,他没感受过什么家庭温暖,父亲对他很粗暴,教他骑马,射击,如果做的不好,就会挨打。父亲虽然把他送到英国来接受教育,可是对他的零花钱卡的很紧,他经常缺钱花,却不敢朝父亲要。父亲不相信什么温情脉脉,他可不是什么绅士,弱肉强食就是他的人生信条。

 

Solly又对isak说,“你要吃吗?”

 

Isak有点同情Solly,他觉得他真是个好人,虽然他们家族之间是竞争关系,但是solly却让他讨厌不起来。他摇摇头说道:“谢谢,我不饿,不过看起来很好吃。”

 

Even来到窗台前,探头张望了一下,然后回头对isak说:“正好没人,我们可以从这里下去。”

 

Solly在一旁傻乎乎的问道:“你们要干嘛?”

 

Even不耐烦的说道:“我们要去游泳,你要一起去吗?”他知道Solly肯定不敢,所以故意这么问。

 

Solly摇摇头,有些胆怯的后退了一步。

 

Even于是对他说道:“那你帮我们把风。”他说着一跃跳上窗台,然后跳到旁边的屋顶上,回头叫isak,“isak,快点!”

 

Isak也有点小激动,他出身银行世家,从来都被教育要谨小慎微,计算风险,可是Even大胆豪放的做派,让他觉得既新鲜又佩服。而且相比Solly,Even显然更加看重他,这也让他有点高兴。他也跟着跳上窗台,跨到了屋顶上。

 

屋顶距离地面还有一段距离,Even示意isak往下跳,isak看了一眼,觉得太高了,有点不敢。Even说道;“不要紧,这个高度不会有事,你看我的!”说着他灵活的跳到了一堆干草垛上,毫发无伤地站起来,朝isak挥挥手。Isak看着地面,还是有点不敢,他后悔了,不该跟着Even胡闹,可是现在他孤立无援地站在屋顶上,进退两难,差点儿要哭了。

 

Even站在干草垛上,对他张开双臂,鼓励他说:“跳呀,我接住你!”

 

Isak看着Even站在下面,犹豫再三,终于鼓起勇气,闭上眼睛,往下一跳。他感到自己好像自由落体,灵魂出窍,然后突然落到了一个坚实的怀抱里。Even果然抱住了他,就地打了一个滚儿。他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就压在Even的身上,他生平第一次距离Even这么近。Even正笑眯眯的看着他,他的瞳孔清亮无比,他可以清楚在里面看见自己的影子,他脸红了。Even狡黠地一笑,性感丰满的嘴唇,弯成优美的弧度,他站起来,拍打着身上的干草,笑着说,“哈哈,我说没事吧!比这更高的地方我都跳过!”

 

Isak愣愣的站在原地,还有些没回过神来,Even的一切都让他觉得陌生而又新奇。Even突然伸手拍了拍他的衣服,又从他的头发上捉出一根枯草,用嘴对着他吹了一口气,“怎么了?吓傻了吗?”

 

Isak这才回过神来,低下头,不好意思地说:“没有,我们快走吧!”

 

他们穿过屋后的小树林,有一种逃出伊甸园的兴奋感和犯罪感,一路上有说有笑。终于,在小树林的深处,他们看到了那个碧绿的湖泊。

 

 

----------- 待续 -----------

 

评论 ( 9 )
热度 ( 55 )

© 唯恐夜深花睡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