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K 所有你看不见的光-3】

【这里的Even是个复杂的人物,他有邪恶自私的一面,也有善良脆弱的一面,我很喜欢这样的Even。】

 

这个湖泊处在树林的深处,除了Whitefield的学生,几乎无人知晓。湖并不大,但是在树荫的遮蔽之下,湖水清凉,在夏日里,是学生们纳凉的圣地。光是想想冰凉的湖水没过肌肤的感觉,就让人觉得通体舒畅。为了安全,学校禁止学生私自下水,不过总有调皮的学生不顾禁令偷偷前来。

 

此刻,湖里就有两个人正在洗澡,Even心想一定是别的年级的学生先到了。他不禁想要捉弄他们一下,于是对着Isak使了一个眼色,让他先不要出声,然后轻手轻脚地靠近湖边的丛林,想要把他们的衣服藏起来。

 

他趴在灌木丛里,仔细观察那两个人,发现他们是陌生人,并不像这里的学生。他看了一下岸上的衣服,发现衣服很脏,还有枪。他联想到最近发生的银行抢劫案,报纸上每天都有报道,嫌犯在逃,让市民举报。可是Even绝对想不到这件事会和自己有什么关系,所以只扫了一眼,从来没有细看过。现在他看着他们扔在草丛里的枪和包,他猜想,这两个人很可能就是抢劫犯。怎么办?

 

Even的心狂跳起来,他们面对的可是亡命之徒!他连忙压低了身子,正打算偷偷溜回去找isak,然后一起跑到学校报警,没想到这时一个嫌犯突然发现了他的身影,他一边大叫着,“你!站住!”一边朝岸边走过来。

 

Even吓得来不及细想,一把抓起他们放在地上的衣服和枪,就往树林里跑,边跑边喊,“Isak,快跑!”

 

Isak从树丛里站起来,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他第一次看到Even如此惊慌失措,于是也本能的开始往学校的方向跑去。可是嫌犯的速度更快,他们几乎是穷凶极恶地追了上来,一个去追Even,另一个去追isak,他们吓得拼命地往树林里跑,不过isak并不擅长体育,仓皇之中,他被地上的石头绊倒了,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其中一个歹徒马上追了上来,那人只穿着短裤,上身赤裸着,湿淋淋地一把抓住了摔倒在地上的Isak. Isak吓得连叫都叫不出来了。

 

Even听到动静,回头一看,发现Isak被对方抓住了,此时理智告诉他,他不能管他,他要先自己逃命要紧,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没办法丢下isak不管,他虽然自私,但是良心并不坏,丢下自己同伴的事情,他还做不出来。于是他又转身跑过来,拿起枪,对准那个人,厉声道:“放开他,否则我开枪了!”

 

那人看他还是个毛头小子,嘴上毛还没长齐,不禁冷笑道:“开枪?臭小子,你会开吗?”他一边说着,一边对着isak的脑袋就是一拳,力气之大,直接把他打昏了过去。然后他气急败坏地向Even步步紧逼过来,Even一步一步后退着,他虽然会开枪,但是他只打过兔子,他还从来没有对着人开过枪。他虽然胆大,但是到底只有十六岁,还是个孩子。他举着枪,对准那个人,手抖了,手心都是汗。

 

那人凶恶地看着他,看着他颤抖的手,邪恶地笑了,想要恐吓住他。Even已经退无可退了,突然那人面目狰狞地扑了上来,想要夺下他手中的枪,Even扣动了扳机。子弹正中那人的胸口,那人站着,难以置信的看着Even,似乎不相信他真的开了枪。然后,他睁大着眼睛,摇摇晃晃地倒了下去。

 

Even 震惊的看着这个人慢慢地倒在血泊中,他杀了人!他居然杀了人!他还处在第一次杀人的震惊之中,另一个匪徒,马上冲了过来,把Even扑到在地,要抢夺他手中的枪,Even和他扭打在了一起。枪被打落在了地上,他们都挣扎着想要去抢,这时,isak从短暂的昏迷中苏醒了过来,他扑过去捡起了手枪,对准歹徒,颤抖着声音说道:“不许动,否则我开枪了!”

 

匪徒不敢再大意,马上举起了双手,慢慢站起来。Even也从地上爬起来,来到Isak身边,他看出isak不会开枪,于是缓缓的伸出手去,想要把枪接过来。Isak颤抖着双手,握着枪死死不放,Even慢慢的在他耳边说道:“让我来。”一边试图让他松开手。就在这时,歹徒瞅准机会,突然朝他们扔出了手中的匕首。匕首朝他们飞过来,Even猛的推开isak,扣动了扳机。匕首扎在了他的手臂上,他疼的大叫一声,枪脱手而出。但是子弹只是打中了歹徒的腿部,他还想做最后的挣扎,扑过去想要捡起枪,就在这时,isak先拿起了枪,他对准歹徒的脑门,冷静地扣动了扳机。

 

子弹正中脑门,那人当即倒了下去,血流如注。Isak全身瘫软,跪倒在地上。Even忍痛爬了过来,抱住isak,轻声安慰他,“没事的,isak,你做的对!”

 

Isak茫然地转过头,看着他,木然的说,“可是我杀了人。”

 

Even轻轻的从他手里拿过枪,镇定的说道,“不,你没有,是我杀的。”

 

Isak看着他,似乎很久才明白他的意思,眼泪缓缓流了下来。Even不禁抱紧了他。

 

 

那年他们十六岁,他们一起杀了两个人,他们的命运从此将纠缠在一起,不可分割。

 

 

--------------- 

 

湖边事件发生过后,Even成了英雄,isak不想曝光自己,所有功劳都推到了Even一个人身上。Even倒是无所谓,他是一个外国人,在英国毫无根基,这对他没什么坏处。学校当然不再追究他们私自外出游泳的事,反而表彰了Even的英勇行为。他被免除了学费,还获得了全额的奖学金,在学校的风头更是一时无两。所有的人都用崇拜敬畏的眼神看着他。

 

当然更重要的是,isak终于也开始对他另眼相看,他对别人好一点,isak都会不高兴。Even觉得这样挺有趣,他的性格注定了他喜欢交际,喜欢新鲜,喜欢刺激,所以他必定会惹isak不高兴,但是他总有办法让isak高兴起来,isak对他生气不超过一天,就会妥协。

 

Even在床上养伤的时候,isak的父母来看望他,感谢他救了自己儿子的性命。isak的父亲Joseph比较严肃,是个精明的商人,他的母亲Madline非常美丽,有着英国上流社会的夫人特有的那种端庄高贵和典雅。Even没有母亲,简直对isak的妈妈着了迷。

 

Isak是Madline唯一的儿子,她对他非常保护和宠爱。所以她对Even简直感激涕零。当Even告诉他,他暑假无处可去,只能待在学校的时候,Madline马上说道:“哦,亲爱的,你一定要和我们一起去苏格兰,isak肯定会非常高兴的。”

 

Even假意推辞了一番,最后当然欣然接受了。他的目的达到了,虽然是以他最意想不到的方式。以后他每年暑假都和isak的家人一起度过。他跟着他们游遍了欧洲:希腊,罗马,巴黎,马赛,柏林,汉堡,维也纳,住的都是最高级的酒店和别墅,他们把他奉为上宾,把他当做自己家的一员。

 

当然Even也非常小心的摆正自己的位置,他充分利用自己的魅力打动每一个人。他本来就很容易获得他人的好感,而当他愿意主动用力去赢得他们的好感的时候,事情简直易如反掌。他陪Madline购物,赞美她的穿衣打扮,装修品位,这让她非常高兴;他陪着Joseph聊鼻烟壶的收藏,赛马的种种细节,装作对此非常感兴趣,并对他的专业的知识非常崇拜,Joseph也认为他非常聪明。他甚至对管家和佣人都非常客气。总之,isak家的所有人都喜欢Even,他可以自由出入他们的家,就和自己家一样。

 

但是,Even明白,这里并不是他的家。

 

【没什么人留言真没意思,如果你觉得不好看,就别留言,但是如果你还想看下去,就给我留言吧,否则我就不想写了。有什么意思呢?我没那么强大,没人看也可以写下去,没人看,我就不写了,我需要鼓励,否则很容易弃坑的。我自己已经脑洞一百章,连Even要结婚,Isak爆发都想好了。】

 

----------------- 待续 --------------

 

 

评论 ( 41 )
热度 ( 58 )

© 唯恐夜深花睡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