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K 所有你看不见的光-4】

谢谢大家的鼓励,毕业舞会啦。

 

高中三年转瞬即逝,这三年里,Even和Isak是密友,几乎形影不离。他们干什么都在一起。即使Even不喜欢读书,Isak要在图书馆看书的时候,他就在旁边睡觉;而Isak即使不喜欢赌马,也不喜欢抽烟喝酒闲聊,但是如果Even要去赛马场和俱乐部的时候,他也一定要跟着,即使只是坐在一边百无聊赖,一言不发。大家已经习惯了他们好像连体婴儿一样密不可分,只要找到其中一个人,就必然能找到另外一个。

 

大家对于他们突如其来的超出寻常的友谊也百思不得其解。毕竟Even和Isak毫无共同点,Isak安静,优雅,骄傲的像只孔雀,喜欢艺术,钢琴弹得很好,画也画的不错。而Even,虽然他总是打扮的衣冠楚楚,风度翩翩,无懈可击,但是明白人都知道,他和优雅毫不沾边儿。他喜欢抽烟,喝酒,赌博,调情,总之一切世俗的东西。但是Isak就是对Even另眼相看,他在学校几乎没有别的朋友,跟别人都是泛泛之交,而Even一旦和别的同学稍微亲密一点,Isak就会面露不悦。这种关系,大家都觉得相当微妙。

 

Isak高中以全年级第一名的成绩荣誉毕业。他的父母非常高兴,为他举办了盛大的毕业舞会。Valterson家族的财富在不断增长,他们的影响力也与日俱增。最近他们就在肯辛顿宫和海德公园之间买了新的豪宅,有50个房间。其实以他们的财富,完全可以购买更加豪华的房子,但是Valteson家族是清教徒,崇尚低调节俭,并不喜欢奢侈浪费。但是即使如此,这所房子的奢华程度,还是让Even叹为观止。

 

Madline是伦敦社交界的明星,她非常善于举办豪华的聚会,食物的精美,服务的细致,和客人的水准都是一流的。而她作为女主人,更是善于周旋在客人们中间,和每个人都亲切交谈,让他们感到宾至如归。Isak的毕业舞会,Madline提前一个月就在筹办,当天不但邀请了他所有的同学,还有各种社会名流,商业精英,生意伙伴,这是一个热闹奢华无比的晚会。

 

作为晚会的主角,Isak自然是众人瞩目的焦点,Madline早就为他准备了奢华的黑色礼服。此时,Isak正在房间换衣服,他穿上白色丝绸衬衣,白色的齐腰马甲,黑色燕尾服,黑色的修身长裤。伦敦最好的裁缝的贴身的剪裁,让Isak的好身材一览无余。

 

Even已经穿好了衣服,坐在沙发上喝酒。Isak一边对着镜子打领带,一边偷偷看着镜子里的Even。Even也穿着黑色礼服,虽然没有Isak的奢华,但是剪裁也很用时髦,他还穿着白色的刺绣衬衣,戴着形状别致的袖扣。Even有些随意的坐着,一双长腿搭在沙发上,惊人的修长。他本来适合更加华丽的服装,但是Even知道自己如果过分打扮,很容易给人花花公子的印象,所以他的穿着反而更加保守,并不会过分招摇和华丽。只不过他喜欢在一些小细节上用心,比如各种领带,还有袖扣什么的。Isak喜欢这一点,他送过Even很多精美的袖扣,这几乎是他购物的唯一乐趣之所在。

 

现在他打量着镜子里的Even,再次感受到他惊人的俊美,几乎舍不得移开视线。Even发现Isak在看他,不禁莞尔一笑,习惯性的挑挑眉毛,轻佻的说道:“怎么?要我帮你打领结吗?”

 

Isak脸红了,他不太会穿衣打扮,也不是很在乎这些,他的衣服都是妈妈和Even帮他打理的。Even喜欢Isak脸红的样子,虽然他已经十八岁了,还是有着很浓的少年感,而且那种冷淡疏离的气质也特别打动人,因为Isak只对他一个人有所不同。

 

Even站起身来,走到Isak面前,帮他打领结。虽然Isak长高了不少,Even还是比他高出小半个头,他一边娴熟的打着领结,一边低头看着Isak垂下的眼睛,那浓密纤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仿佛蝴蝶的翅膀。这让他的心猛的抽动了一下,他停下手,低头看着他。

 

Isak感受到Even灼人的视线,不禁抬起头看着他。他的皮肤紧致细嫩,毫无瑕疵,几乎连毛孔都没有,完美的像洁白的瓷器。Even轻轻的笑了一下,低声说,“我突然发现,原来你这么好看。”

 

Isak愣了一下,脸马上红了,Even自己长得那么帅,一般的人是入不了他的眼的。他一直觉得自己在Even身边好像丑小鸭。

 

Even看着Isak局促害羞的样子,笑的更欢了。他把领结打好,又整理了一下,这才满意地拍拍他的胸口说道,“好了!准备出场吧,客人都该等急了。”

 

Isak一点儿也不喜欢这种喧闹的社交场合,他只想和Even待在一起。特别是现在,Even这么温柔,这么好脾气,这么英俊,这么优雅,他的心砰砰直跳,他看着Even丰满性感的嘴唇,被自己疯狂的想法吓呆了。

 

正在这时,Madline推门走了进来,“Isak,你好了吗?该去招待客人了!”

 

Even马上后退一步,转身看着Madline,微微鞠躬,优雅的一笑,礼貌的说道:“您看,我给Isak打的领结怎么样?”

 

Madline看着自己帅气的儿子,满心欢喜,高兴的说道,“太好了,你们快下去吧。同学们都来了!”

 

她又转身打量了一下Even,再次被他超凡的俊美惊到了,她不禁称赞道:“哦,Even,亲爱的,你总是这么英俊,伦敦一半的姑娘都会为你倾倒吧。”

 

Even俯身亲吻了一下她的手,谦虚的说道;“您太过奖了,如果伦敦一半的姑娘会为谁倾倒的话,那也是Isak。您看他今天多么光彩夺目?”

 

Even总是这么会说漂亮话,Madline听的很是受用,马上说道,“你们还年轻,不用着急,以后伦敦的好姑娘肯定随你们挑。”

 

Even知道如果他以后要娶一位有钱有地位的贵族小姐的话,那么一定要仰仗Madline的牵线搭桥,所以他马上感谢道,“谢谢,这些事,以后还请您多费心了。”

 

Isak 听着这些却很不是滋味儿,什么伦敦一半儿的姑娘,他一个都看不上,他从来没想过结婚这回事,这太遥远了。

 

他有些烦躁的说道:“Evi,我们走吧,我想见见同学了。”

 

Isak私底下叫Even,Evi,这个亲昵的称呼是Isak专有的,只有Isak这么叫他。而且有的时候,Isak会拖长尾音Eviiii,这样叫,有种软绵绵的撒娇的感觉。Even虽然不承认,但其实他非常受用。他笑着揽过Isak的腰,说道,“有人等不及了,让主角闪亮登场吧。”

 

他说着故意作势推开卧室的大门,让Isak走了出去,他紧随其后。Isak个性害羞,在这种场合会紧张,所以Even陪着他,一直走到旋转楼梯那里。下面宾客云集,人声鼎沸,大家看见Isak出现在楼梯的上方,顿时都安静了下来。

 

 

【谢谢大家的留言,你们的鼓励和支持很重要,我也不想弃坑,我还想写Even要娶伯爵小姐,Isak爆发的高潮呢,但是好像很遥远呀。】

 

 

---------------- 待续 ---------------

 

评论 ( 19 )
热度 ( 48 )

© 唯恐夜深花睡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