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K 所有你看不见的光-6】

【Even的父亲来电报了,发生了什么事?】

 

Isak正准备去找Even,突然身后有个声音叫住他,“Hi,Isak.”

 

Isak 回头一看,发现Solly正端着一碟子食物,向他走来。Solly还是那么胖乎乎的,礼服被撑得慢慢的,马甲的扣子几乎都要扣不住了。美食似乎就是他的软肋。

 

Isak停下来,Solly笨拙地费力挤到他身边,真诚的说道:“Isak,你能去读大学,我真为你高兴!”

 

Isak皱了一下眉头,不解的问道:“Solly难道你不打算去念大学吗?”Solly挺聪明的,成绩不错,他家也挺有钱的,不可能付不起学费。

 

Solly不好意思地说道:“我父亲说大学都是浪费时间,我要在银行才能学会业务,所以我一毕业就要到家族的银行工作了。”

 

Solly的父亲是个精明的犹太人,白手起家建起了庞大的银行,是个非常可怕的竞争对手。

 

Isak同情的说道:“你父亲说的也有道理,不过你知道我并不真的喜欢银行业,所以想着能拖多久就拖多久。”

 

Solly好脾气的说道:“真遗憾,我还想继续和你做同学呢。对了,Even去哪儿了?”

 

Isak的脸色马上垮了下来,冷冰冰的说道:“不知道,刚才有人看到他和Adela小姐在一起。”

 

Solly不明就里,傻乎乎地说道:“我真佩服Even,他对女孩子太有一套了。Adela小姐那么漂亮,我都不好意思和她说话,结果Even几句话就把她逗笑了。真是太厉害了!”

 

Isak听了这话,更加郁闷,他岔开话题说道:“solly,那边有最新鲜的鱼子酱,俄罗斯进口的,最顶级的,你一定要去尝尝。”

 

solly一听有好吃的,马上忘了刚才的话题,Isak继续敷衍了他几句,转身走了。

 

正在这时,他母亲Madline夫人迎面走来,Madline穿着一条淡紫色的纱裙,显得她的气质很高贵。她虽然年近40,看起来还是非常迷人。“Isak,你看见Even了吗?”

 

Isak没有正面回答,反问道:“怎么了?您找他有事吗?”

 

Madline递给他一张纸条说道:“他父亲给他发来了一封电报,你让他到书房去看看吧。”

 

Isak心想正好有借口去找Even,把他从Adela小姐的身边带走。他接过纸条,欣然说道:“谢谢您,母亲,我这就去找他。”

 

Isak忽略掉众人,朝花园走去。他家的花园很大,Madline很是花了一番功夫,种植了很多稀有珍贵的花卉。最近上流社会流行日本文化,所以她还在花园里搞了一个日式庭院,显得不伦不类。不过Madline可不管那么多,她必须紧跟潮流,绝不能落了下风。

 

Isak穿过一片盛开的玫瑰花,郁金香,直接朝日本庭院走去。直觉告诉他,Even肯定就在那里。

 

这个日式庭院在花园深处的一角,直接装饰成日本那种极简的风格,一个小池塘,里面种植着几株睡莲,上面还有一个红色的小木桥,一条别致的石子路,两旁是雪白的山茶花,还有一座假山,一个凉亭,一个小瀑布,几株绿色的灌木。Isak觉得这个庭院好像一个玩具,小小的,很精致,和欧式花园那种宏大的花团锦簇完全不同。

 

此时,Even正和Adela小姐站在小红桥上,Even指着水面,大概在让她看水里游动的锦鲤。他不知道说了一句俏皮话,引得Adela小姐捂住嘴笑了,帽子上的那根羽毛随之一颤一颤的。她粉色的纱裙在身后散开,好像一团粉色的迷雾,Even修长的身影守护在她身边,两人的身影远远看去,美好的好像画中人。

 

Isak快步走上前去,他先和Adela小姐打了招呼,“Adela小姐,您真是让我一番好找。”

 

Adela靠在桥栏上,对他伸出手,俏皮地说道:“Isak,你今天可真是大忙人啊,我都没空祝贺你要去上大学了!”

 

Isak亲吻了她的指尖,微微一笑说道,“实在是招待不周,我正要向您赔罪呢。”

 

这时Even在一边说道:“Isak,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怎么能冷落了今天最美丽的小姐呢?”

 

Isak颇有深意地看了Even一眼,继续对Adela说道:“Even是我的好友,我们在学校是室友,我希望他并没有冒犯您吧?”

 

Adela仰头笑道:“没有,怎么会?我真该谢谢他带我来这里,这个花园真是太别致了!我从没见过这种风格的花园,太东方了,太独特了。”

 

Even听了Adela的话,对着Adela笑的满面春风,风情万种。

 

Isak看到他脸上的表情,简直要气炸了,他勉强保持着微笑,继续说道:“看来您和Even在一起非常愉快,可是太不巧了,他恐怕要离开一下。”

 

然后他对着Even说道:“Even,你父亲来电报了,你最好去书房看看。”

 

Even脸上的表情马上变了,他最怕他父亲。Isak有点抱歉打扰了他的好兴致,但是又有一种报复的快感,心里的感觉很复杂。

 

Even马上转身对Adela说道:“对不起了,Adela小姐,我恐怕要先失陪一下。就让Isak继续陪您参观花园吧,他对日本文化的了解比我深的多,我不过是班门弄斧罢了。”

 

Even对着Adela微微鞠了一躬,然后转身离开了花园。

 

Isak目送着他的背影,突然觉得Even显得有些单薄和落寞。他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电报里说些什么呢?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这时,Adela在一边娇俏的说道:“Isak,你知道我弟弟的功课不太好,你有空的话能过来帮他补习数学和拉丁文吗?”

 

Isak根本无心和她谈话,敷衍的说道:“当然可以。”

 

现在,他对Even的怒气完全消失了,只剩下深深的担忧。

 

【我是想到哪儿写到哪儿的,没有大纲,所以,你们给我留言也会给我灵感哦,我会写进文里的,如果你们留言多,我就二更。】

 

------------------ 待续 -----------------

 

评论 ( 7 )
热度 ( 42 )

© 唯恐夜深花睡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