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K 所有你看不见的光-8】

Even站在壁炉前,看着Isak,他知道Isak不喜欢Adela,他当然知道,可是他现在就是想要伤害他。他轻佻的笑了一下,故意说道:“是吗?伯爵小姐还不够好是吗?Isak,大概要公爵小姐才配得上你,对吧?”

 

Isak看着Even的眼睛,他现在不再觉得愤怒,只觉得悲伤。他摇摇头,不再反驳他,走到那个破碎的酒杯的地方,蹲下来,默默地捡起地毯上的玻璃渣。

 

Even看他不说话,突然有些后悔刚才的出言不逊,他烦躁地说道:“行了,Isak,你不用做这些,让下人过来清理吧。”

 

Isak充耳不闻,继续捡地上的玻璃渣,Even无奈的摇摇头,走过去,蹲在他面前,捉住他的手,“我说,停下!Isak,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Isak用力挣扎了一下,玻璃碎片划破了他的手,鲜血顺着指尖流了下来。

 

Even诅咒了一声,“哦,上帝,Isak,你流血了,我说对不起了!”他把Isak拉起来坐到沙发上,小心的把嵌入手掌的玻璃碎片拔出来。Isak只是怔怔的看着他手忙脚乱地帮他清理伤口,仿佛根本感觉不到疼。

 

Even找来医药箱,小心地帮他包扎伤口,他怕他疼,一边用嘴吹着,一边抬眼用歉疚的眼神看着Isak。

 

Isak移开眼神,疲倦的说道:“算了,Evi,我没事。”

 

Even悔恨的说道:“Isak,我太混蛋了,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我知道这不关你的事!”

 

Isak转过头,抓住Even的手,“Evi,别说了,我知道你心情不好。”

 

Even顺势把他的手放到嘴边亲了一下,充满悔意地说道:“Isak,我太混蛋了,你能原谅我吗?”

 

Isak无法抵抗Even这种突如其来的亲密动作,他全身都兴奋地战栗了,小心的说道:“哦,Evi,当然了,可是,我们的计划不会变的,是吧?”

 

Even放下他的手,站起来,烦躁地说道:“是的,我是答应过你!可是我不可能身无分文就这样当你的跟班儿,别人会怎么看我?”

 

Isak激动地反驳道:“谁在乎别人怎么说,你知道我怎么看你就行了!”

 

Even还是不很信服,“那你父母呢?”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相信他们不会有意见的。我们吃住都在一起,根本就不会有什么额外的费用。”

 

Even坐回到他身边,还是犹豫着说道:“我不确定这是个好主意。毕竟,我不像你,也许我真该找份工作什么的。”事实上,Even从来没想过要找一份拿工资的工作,那太低级了,他只想拥有财产,然后像一个绅士那样通过财产的增值来赚钱,那样才又轻松又体面。

 

Isak马上说道:“Evi, 你知道的,只要你愿意,你马上就能在我家的银行找到一份工作。但是,我不觉得你会喜欢整天坐在办公桌前处理文书和档案!”

 

Even拍拍Isak的腿,亲昵的说道:“还是你了解我,可是我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

 

Isak笑了,揶揄他说,“怎么?我以为Even Bech Næsheim从来没有做不到的事!”

 

Even捏捏Isak的下巴,笑着说:“哦,Isak,在你面前我可不需要伪装。毕竟我杀人的时候,你都见过了!”

 

突然之间Even和Isak又恢复了以往在学校的时候那种嬉笑打闹,亲密无间的相处方式,这是Isak最珍视的,也是他希望永恒不变的东西。

 

想到这里,他突然正色道:“Even,你有多少钱?”

 

Even听出他口气中的严肃,他脸红了,有些羞愧的说道:“30英镑,怎么了?”

 

Isak嫌弃地翻了一个白眼儿,然后笑着说道:“我可以帮你赚300英镑。”

 

------------------ 

 

第二天早上,Isak一家正围坐在一起吃早餐,isak手上还包着纱布,Madline看见了,马上惊呼道:“哦,Isak,亲爱的,你的手怎么了?”

 

Isak不想让她大惊小怪,无所谓的说道:“没事,妈妈,我不小心割破了手。”

 

Even因为昨天醉酒了,所以今天起的晚了一点,这才姗姗来迟。他穿着酒红色的礼服,一如既往的英俊迷人。Isak对着他使了一个眼色,他默契的在Isak身边坐下,向众人示意道:“对不起,我来晚了。”

 

Madline对Even说道:“Even,Isak的手受伤了,你知道吗?”

 

Even看了Isak一眼,正不知道如何回答。

 

Isak连忙插话道:“哦,妈妈,别大惊小怪的,我又不是小孩子。是我自己不小心弄伤的,和Even没关系。”

 

这时Isak的父亲Joseph边看报纸,边说道:“听说昨晚有人喝醉了,年轻人还是不要太放纵自己比较好。”

 

Joseph一向比较古板严肃,Even一直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能搞定他,所以一听这意有所指的话,马上道歉道:“对不起,我昨天是太高兴了,我保证以后不会了。”

 

Isak看见Even明显有些不自在,马上维护他道:“爸爸,偶尔喝醉一下有什么关系?您也太不通情理了。”

 

Joseph瞪了他一眼,抖了抖报纸,没再说什么。

 

Even感激的看了Isak一眼,Isak对他眨眨眼睛,暗地里在桌布下面拍拍他的手。

 

早餐结束后,Isak站起来说道:“妈妈,我今天要和Even出去一趟。”

 

Madline问道:“有什么事吗?”

 

Isak看了Even一眼,轻描淡写的说道:“没什么,Even要给他父亲回电报,还有些家事要处理。”

 

Madline这才想起来,问道:“Even,亲爱的,你父亲的电报里没说什么吧?”

 

还不等Even回话,Isak马上抢着回答道,“没什么,就是让Even继续学业,不要荒废。”

 

Madline笑着说道:“Isak,我想我是在问Even。”

 

Even看着Isak在家人面前如此维护他,也很受用,于是搂过Isak的肩膀,开玩笑的说道:“没关系,他现在是我的发言人,我雇佣他了。”

 

Isak红着脸,生气地给了他一拳,“你雇佣我?你请得起我吗?”

 

Even连忙求饶,“我可不敢!” 他们相视而笑。

 

Madline看着他们关系如此之好,忍不住欣慰的笑了,挥挥手,放他们出门。

 

---------------- 

 

Isak 和Even上了马车,Even问道:“现在我们去哪儿?”

 

Isak脖子一仰,颇为神气的说道:“去赚300英镑呀。”

 

【Isak小王子要发威啦。】

 

---------------- 待续 --------------

 

评论 ( 12 )
热度 ( 53 )

© 唯恐夜深花睡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