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譬如朝露-1》

写邝露和润玉吧,至少邝露全心全意爱着润玉的。

我本来只是天庭的一滴露珠,无忧无虑吸取夜晚的精华,在太阳升起之前凝结成玉露。我默默的修炼,心无旁骛,直到我遇见他。

他总是一个人,带着一只小鹿,一袭白衣,在夜幕降临之时,来到占星台,布星挂夜。我总是偷偷看他,因为他真好看呀,眼似繁星,眉若远黛,但是他似乎总是眉间微蹙,似有轻愁。我看着他,不知为何,居然有种心痛的感觉。

我幻化成露珠,凝结在他的发稍,他黑发如瀑,只一根简单的木制发簪轻挽,我想待在那里,不再动弹。可是他很快发现了我,将我轻轻托在指尖,装进了一个精致的水晶瓶子里。

我大吃一惊,想要跑,可是他盖上了盖子,揣在胸口里。我听到了他心跳的声音,坚定有力 可是似乎又那么清冷脆弱。我想待在里面也不错吧,我不逃了。

原来,他每天下值的时候都会搜集一滴露珠,装进这个瓶子里,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可是我想知道,所以,我没有逃。

直到那天天后寿辰,他坐在大殿之上,天帝的右手侧,原来,他是就是天帝长子,夜神大殿。他本该高高在上,但是在如此热闹的天庭夀宴上,他却如此孤单而又落寞,似乎周遭的繁华都与他无关。他依旧一袭白衣,不染凡尘,低眉垂首,神情淡然。可是我躲在瓶子里,分明听到他心跳的声音,扑通扑通,急切又紧张。

二殿下火神第一个献上寿礼,是一面翡翠玉镜,天后自然甚是欢喜,二殿下上天后嫡子,他送什么,天后自然都高兴。

轮到大殿下献礼了,他款款站起,轻举广袖,从怀中掏出那个水晶瓶,他说,礼物微薄,这是他每天值夜时搜集的清晨玉露,用来泡茶最是甘甜。

天后神情轻蔑,满脸假笑地接了,说道:"我儿有心了。"

然后她看也没看,随手递给身边的侍女了,轻描淡写的说道:" 既然是夜神殿下采集的天地精华,那不如拿去泡了玉露茶,与众同品,岂不更好?"

众人皆附和,赞夜神殿下孝顺,唯独殿下本人面色微变,默默退回了座位。

我悄悄从瓶子里跑出来,我不希望殿下不开心,我想要陪着他。

【待续】

评论 ( 12 )
热度 ( 107 )

© 唯恐夜深花睡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