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K 所有你看不见的光-10】

终于写到第十章了,继续留言鼓励我吧。我是一个脆弱的作者。Even就继续作吧,作死算了。

 

接下来的日子,他们继续在欧洲大陆游历,白天去博物馆,画廊,和咖啡馆打发时间,晚上则去剧院,音乐厅,各种宴会,还有俱乐部消遣。遇到赌场,Even总要进去玩儿两把,不过他是个谨慎的赌徒,见好就收,不会太贪婪,遇到运气不好的时候,也无心恋战,所以输赢都在可以承受的范围以内。

 

回到酒店,他们就疯狂的做爱。床上,浴室里,沙发上,桌子上,地毯上,他们在各种地方,以各种姿势做爱。Isak自己都想不到他会这么疯狂,这么沉迷于这种肉体上的快感,好像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羞耻感。他们已经过了完全青涩的时期,现在开始享受性爱的全部乐趣。Even是个中高手,他总能用爱抚,亲吻,眼神,轻易就挑起isak全部的激情和欲望,他们在欲海中沉沦,醉生梦死。

 

可是每次在激烈的性爱之后,Even在一旁沉沉睡去,Isak则躺在他身边,凝视着他,久久无法入睡。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好像完全得到了Even,但是却丝毫也不感到开心。他觉得自己在沉沦在堕落,可是却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和欲望。当然他喜欢Even的身体,热爱他的每一根头发,每一寸肌肤,甚至想要亲吻他的脚趾,可是他要的仅仅是这些吗?他只觉得更加空虚和寂寞。但是他又不敢对Even提那个字,他害怕看到Even戏谑的眼神和玩世不恭的态度,他无法承受那样的嘲讽和打击。可是他爱他,他爱的不仅仅是他的身体,还有他的灵魂。他知道Even不完美,他的性格里有冷酷无情和邪恶的成分,他会毫不留情的伤害他,但是他不相信那个冒着危险跑回来救他的Even会是一个完全没有心的人。

 

他们维持着这种疯狂放纵的生活,偶尔争吵,都是一些小事,比如Even对着别人乱放电之类的,吵完就是更加疯狂的性爱,Isak只觉得身心俱疲。

 

-------------------- 

 

这天晚上,他们在巴黎,去听一场歌剧。这是一场著名的演出,所有城中显贵都来了。其实很多人并不是来听歌剧的,他们只是来社交的。女人要展示她们的美貌和精美的华服,而男人则要展示他们的社交手腕儿,财富和权利。台上演员们在卖力的表演,而台下的观众则交头接耳,高声谈笑。这是一幅乱糟糟的社会风俗画卷。

 

Isak和Even订了最好的包厢,Isak听的很认真,听到演员唱咏叹调哀悼恋人的死亡时,甚至感动地热泪盈眶。Even觉得整个剧院大概只有Isak一个人在认真听歌剧,他觉得Isak认真的样子既可笑又可爱。他从来欣赏不来歌剧,但是他也穿了最好的一套礼服盛装出席,毕竟这是上流社会的盛事,最著名的女高音歌唱家的首秀,半个巴黎的显贵都会出席。他拿着望远镜百无聊赖的四处张望,突然一个年轻女子吸引了他的视线。这个女子穿着一件湖蓝色的晚礼服,露肩的款式,胸口开的很低,充分显示了她丰满的乳房和美丽的曲线。她的头发是黑色的,盘成优雅的发髻,几颗珍珠点缀其间。她并没有戴很多珠宝,只戴了一副珍珠耳坠和一条钻石项链,可是这种简洁的风格越发凸显了她本人惊人的与生俱来的美貌。

 

女子似乎感觉到有人在看他,也往Even这个方向看了一眼,Even放下眼镜,露出了最迷人的微笑,足以迷倒万千少女,可是女子丝毫不为所动,她面无表情地看了Even一眼,然后冷漠地转过头去,只留下优雅的脖颈和高傲的后背对着他,仿佛一只高贵的天鹅。

 

Even还从来没有被女人如此轻视过,他不禁有些恼火,低低的诅咒了一声,重重地坐下来。Isak奇怪地看了Even一眼,“Evi,你怎么了?”

 

Even对着旁边的包厢指了指,说道:“那个女人好神气呀,她以为她是谁?”

 

Isak看了他一眼,笑着说道:“哦,那是Sonja Thumson公爵小姐,她是有名的女权主义者,她可不是好惹的!”

 

Even翻了一个白眼儿,不以为然地说道:“哦,sonja,多么奇怪的名字!”

 

Isak好心地说道:“她可不是简单的女子,事实上,她很有主见,我还没见过像她这样性格坚强的女人呢。”

 

Even心想,女人能有什么见解?她们除了知道衣服,帽子和使唤佣人,还懂什么?不过他站起来,轻快地说道:“Isak,你口渴吗?我去给你拿杯香槟过来。”

 

不等Isak回答,Even就离开了包厢。他穿过走廊,来到休息室,这里准备着酒水,饮料,水果和点心,供包厢的客人取用。Even随手拿了一杯香槟,目光环视着整个大厅,然后看到了Sonja正站在大厅的一角,和一群人正在争论着什么。

 

他不禁走上前去,听到Sonja正语气强烈的说道:“女性为什么不能有选举权?她们为整个社会做出的贡献还少吗?而且女性也应该有受教育的权利,还有决定自己婚姻和生育的权利!”

 

周围的人一脸的不以为然,显然觉得她的观点太过激进和大胆,他们交换了一个难以言表的神情,碍于她的美貌和地位,并没有人敢反驳她。

 

其中一个人忍不住说到:“难道Sonjia小姐也能决定自己的婚姻大事吗?我在想Thumson公爵会怎么想?”

 

Sonjia瞪了那人一眼,高傲的说道:“这个就不劳您费心了,我想您没什么可担心的!”

 

那人瞬间脸红了,大家哄笑起来。

 

Even在一边看的忍俊不禁,他觉得Sonja挺可爱的,那么意见强烈,义正言辞,像个自由主义的女斗士,可是她的外表又是如此的高贵美丽,和她的性格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让她显得更加迷人了。

 

他走上前去,微微鞠躬向她致意道:“您就是Sonjia Thumson小姐?久仰大名,我还以为伦敦所有的漂亮女孩儿我都已经见过了。”

 

Sonja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傲慢地对他伸出手,Even礼貌地亲吻了一下,然后说道:“女性当然应该有受教育的权利,我想如果您也能去剑桥大学的话,我会非常高兴和您成为同学,倾听您的高见。”

 

Sonjia非常意外的挑了挑眉毛,她重新上下打量了一下Even,仿佛现在才真正看清楚他,然后她笑着说道:“虽然我不认为一定要去大学才能有高见,不过,我相信不久的将来,女性也能去大学接受教育。”

 

Even继续恭维她道:“您显然在为后来的女性们争取权益,这真是太伟大了,我非常钦佩您的远见,大度和勇气。”

 

Sonja听到这样的称赞有些脸红了。很少有绅士接受她的观点,从他们的表情她可以看出来,他们只是忍受她的观点罢了。可是现在这位如此英俊的绅士,居然能完全理解并且赞赏她的想法,她不得不对他刮目相看。

 

于是她忽略掉其他人,只对他说道:“看来您正在剑桥读书?”

 

Even连忙自我介绍道:“是的,我正打算明年春天入学,现在我正和我的同学在欧洲游历,增长见识,您知道我对古典建筑和艺术非常着迷。”

 

Sonjia表示欣赏地看着他,马上邀请道:“是吗?你们一定要到我父亲的庄园来做客,他收藏了很多古典艺术珍品。”

 

Even连忙表示:“啊,那真是太荣幸了,我希望不要太打扰府上。”

 

Sonja大方的表示,这完全不是问题。

 

正在这时,Isak出现在大厅,他显然是来找Even的。Even连忙举手示意道:“Isak,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Sonja Thumson公爵小姐。”

 

“Miss Thumson, 这是Isak,我的同学兼密友。”

 

Isak恭敬地亲吻了Sonjia的手,冷冷地看了一眼满面春风的Even。

 

Even微笑着对他说道:“Isak, 刚才Sonja小姐邀请我们去她家的庄园做客,他父亲的藏品很丰富,你不是最喜欢伦勃朗的画了吗?”

 

Sonjia热情地说道:“我父亲收藏有伦勃朗的‘解剖课’,这真是一副旷世杰作,你一定要来看看。”

 

Even对着Isak使了一个眼色,Isak只好不冷不热的说道:“这真是我的荣幸。”

 

此时,歌剧的音乐再次响起,又一幕开场了,Even对Sonja发出邀请:“Sonja小姐,我们就在您的隔壁包厢,您愿意屈尊到我们的包厢坐坐吗?我很愿意再次听听您对于妇女解放的想法,这太新奇,太大胆了,您真是位少见的睿智的女性。”

 

Isak简直不敢相信Even居然这么做,他简直想要愤然离席了,可是他不能当众驳Even的面子,引得众人侧目,后果可能会很可怕。他只好按捺住心中的怒火,对着Sonja敷衍道:“我的这位朋友从美国来,他的想法显然比较自由奔放。”

 

Sonjia居然来了兴致,对着Even追问道:“美国?你从美国来的?听说那里的女性可以跨坐着骑马?这是真的吗?”

 

Isak简直想吞了自己的舌头,他双眼望天,再也不想参与他们之间密不透风的谈话了。

 

 

【Even,你就继续作吧,作死算了。】

 

 

----------- 待续 ---------------

 

评论 ( 17 )
热度 ( 48 )

© 唯恐夜深花睡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