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玉/邝露】《譬如朝露-3》

【润玉/邝露】《譬如朝露-3》

 

    二殿下也太过分了,明知道锦觅已经是大殿下的未婚妻,可还是不管不顾,一味想要横刀夺爱。他就是仗着有天帝和天后的宠爱,才敢如此肆无忌惮。不过我想,只要大殿下和锦觅仙子完婚,那么生米煮成熟饭,二殿下总会知难而退。所以,我无比期待大殿下能和锦觅仙子早日完婚,让大殿下能够放心。可是没想到又横生枝节,锦觅仙子要去凡间历劫,二殿下居然也跟着跳了轮回塔,同去凡间历劫了。

 

    我心中隐隐有很不好的预感,可还是安慰自己说,人间数十载,天上才几日,应该不会有什么变数吧。没想到锦觅仙子和火神殿下,在凡间经历了好一番生死虐恋,再次回到天界,锦觅仙子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以前她对殿下虽然并无特殊,但是也亲切热情,可是现在她对殿下说是冷若冰霜也不为过。

 

    锦觅仙子下凡历劫这段时间,大殿下刚刚经历了人生中最大的打击。他好不容易找到了失散多年的生母,想起了儿时失去的记忆。他一直以为自己被生母所抛弃,被天后收养,没想到是他自己服了浮梦单,离开了生母,随天后来到了天界。而他的生母簌离仙子,这些年来一直躲在洞庭湖水底,默默为他筹谋。

 

    是我陪着大殿下一起去洞庭湖见的簌离仙子。我从未见他如此绝望,悲伤和恐惧过。当时大殿下从云梦泽出来,脚步虚浮,神色恍惚,我默默跟在他身后。他只是一个摇摇欲坠的背影,都让我那么难过。我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可是认母难道不是应该高兴地事情吗?为什么殿下那么悲伤?就在这时,一滴水珠啪的一声打在我的脸颊上,我伸手去摸,突然意识到,那是殿下一直忍而不发的一滴眼泪。我顿时泪如雨下,心如刀割,在那一刻我便知道,为了大殿下,我什么都可以为他做,即使他从不了解,也从不会感激。

 

    回到璇玑宫,殿下还是沉浸在悲伤中。他居然对我说起了童年往事。我既痛心又欣慰,欣慰的是,殿下居然把如此的私密之事与我分享,痛心的是,殿下的童年如此痛苦,他何曾有过片刻开心的时候?殿下说数千年来,他几乎从来不曾显露真身,他因为满身的伤疤而羞愧自卑,殿下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平静,可是手却抖得厉害。我情不自禁,想要握住他的他的手,告诉他,我是多么心疼他。可是他用眼神制止了我。那是一种冷冽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眼神。我终是不敢,默默放下了自己伸出去的手。后来的无数次,我想到这一刻,如果我勇敢一点,握住他的手,甚至拥抱他,亲吻他,事情会不会就会不同?但是每一次我都比前一次更加明白,不会,殿下不接受的,你给他也没用。

 

    后来殿下总算忆起了往事,知道了生母没有抛弃自己。他是那么开心,他从来都是一个人,现在他终于能有一个家了。我随他去洞庭湖,他露出久违的笑容,憧憬着以后可以和母亲,锦觅仙子一家团圆,共享天伦,其乐融融的样子。我为他高兴,虽然我知道这幸福没有我的份,但是我真的为他高兴,我希望他可以得偿所愿。

 

     可是天后就是这么心狠手辣,一定要赶尽杀绝。她追查到簌离仙子的踪迹,也赶到洞庭湖,大开杀戒。殿下,那么骄傲的一个人,为了生母,跪下来,爬过去,祈求天后能够放过他的母亲,即使这样,天后也不曾有丝毫的心软。殿下就这样看着母亲在自己怀里灰飞烟灭。我只恨自己灵力低微,根本帮不上忙,只能带着鲤儿远远的观战,不让鲤儿也受到伤害。可是我看到了殿下的伤悲,那是刚刚得到母亲又瞬间失去的绝望,是对天后咄咄逼人的反抗。殿下一怒,天地变色,所有的水滴,都化为冰凌刺向了天后。那是一种毁天灭地的力量,我从未见过殿下如此愤怒过。

 

    可是水神仙上赶到,让殿下节哀,不要伤害无辜的生灵,殿下居然生生忍下了这口气。哎,他终是太过善良。回到璇玑宫,殿下一个人把自己锁在房间里默默垂泪,我只敢带在鲤儿在门口默默张望。我多么想推门而入,给他一个拥抱,陪着他一起流泪。可是我不敢,我知道他需要的不是我,而是锦觅仙子。可是锦觅仙子在哪里呢?殿下最痛苦,最需要她的时候,她都不在。她不会懂殿下的苦,也不会珍惜他的深情。

 

 

--------- 待续--------

评论
热度 ( 54 )

© 唯恐夜深花睡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