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玉/邝露】《譬如朝露-4》

【润玉/邝露】《譬如朝露-4》

 

殿下对母亲的死非常内疚,他也许恨自己的懦弱,恨自己的无能,当时如果不跪下求天后,而是拼死一战,会不会能留下母亲?他为什么那么天真,居然相信天后会念在母子之情,而放他一马?殿下为此非常痛苦,不寝不食,日渐憔悴。我每日端去的饭食,总是原封不动的放在那里,我只能默默收走。

 

璇玑宫本就冷清,如今更是一片缟素,倍感凄凉。殿下不言不语,默默的抄着经书,为母亲超度,亲自为母亲一刀一刀刻下牌位,供奉在宫中。我不知道这失母之痛,殿下如何才能走出来,只能默默背诵经文,希望可以减轻他的痛苦。

 

天后亲手杀了殿下生母,还不满足,居然还借簌离仙子意图反叛之名,要治洞庭水族的罪。殿下一听就急了,马上去求天帝,可是天帝居然说叛乱之徒就该严惩,让殿下不要插手。殿下只能亲自去见天后,为洞庭水族的生灵求情。天后大概是嫉妒殿下对生母的感情,觉得自己这些年对他的养育都白费了,所以迁怒于殿下。但是天后除了一开始,二殿下还未出生之时,对殿下曾经假以辞色,二殿下出生之后,又何曾给过殿下好脸色看?天后对二殿下的偏爱如此明显,天界人尽皆知,曾经给过的关爱,又生生拿走,这对殿下又是何其残忍?

 

而现在,天后高高在上,要逼殿下认错,要用三万道雷电和真火惩罚他。幸亏我不在现场,否则我真不知道,亲眼看着殿下受此酷刑,我会怎样。殿下违心的承认了母亲的错误,受了酷刑,被折磨的奄奄一息,还不忘让天后兑现承诺,释放洞庭水族的无辜生灵。殿下是被彦佑君背回来的,我在璇玑宫中,忐忑不安,心急如焚,听到动静,马上飞奔出去。殿下趴在彦佑的背上,面色惨白,不省人事,嘴里却在喃喃的呼唤着娘亲。我的眼泪马上夺眶而出。殿下的下意识里,是多么希望得到娘亲的温暖和关怀,可是他的娘亲却永远不可能回来了。

 

我连忙让殿下躺下,盖上厚厚的被子,希望能给他片刻温暖。殿下一直神志不清,一开始喊冷,后来又喊热。我守在床边,心急如焚,只能不断擦去他额头的汗珠。殿下躺在床上,眉头紧锁,神色痛苦,我从未见过他那么脆弱和无助,我心痛的要滴血了。我暗暗发誓,那些伤害过殿下的人,我要让他们以后都付出代价。殿下太善良,我希望他能狠一点,不是对自己,而是对别人。

 

我在床边不眠不休,守了了他整整一夜,也流了一夜的眼泪,大概这辈子的眼泪都为他流干了吧。殿下昏睡了很久,终于睁开了眼睛。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曾经里面的流光溢彩,满天繁星,都化作了心如死水,一片死寂。我看着他的眼睛,眼泪忍不住又充满了眼眶。

 

殿下醒来后,说的第一句话就是问天后是否释放了洞庭的水族生灵。我哭着点点头。殿下总是先想到别人,然后才想到自己,我真希望他能自私一点。水神仙上来看望殿下,整个天界,水神仙上是唯一一个欣赏殿下,愿意为他出头的人。不是因为他是他未来的女婿,仅仅是因为他这个人。因为这个,我永远尊敬他。我本想请求水神仙上能让锦觅仙子来看看殿下,可是殿下反倒让水神仙上帮忙瞒着锦觅仙子,怕她看到他受伤而难过。我的殿下,为什么那么傻,你在这里受苦,她却一无所知。

 

 

——待续——

 

评论 ( 1 )
热度 ( 53 )

© 唯恐夜深花睡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