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玉/邝露】《譬如朝露-8》

【润玉/邝露】《譬如朝露-8

 

是不是我一直跟着剧情走,所以没什么意思呀,不过我很心疼邝露这种默默付出的爱,所以想以她的视角,写这个故事,后面发展也许就跟剧里不一样了,毕竟我希望邝露和润玉在一起,他们真的很配。只要润玉肯给一点温柔给邝露,他们也会很幸福的。

 

锦觅仙子醒来以后,知道自己在大婚的现场亲手杀死了火神殿下,便终日以泪洗面,后悔不已。唯一支撑她坚持下去的理由就是,她相信自己没有杀错人,确实是火神殿下杀死了先水神和风神。可是当她对这一点也产生怀疑的时候,她的信仰就彻底崩溃了。

 

我一直担心锦觅仙子情绪不稳,悄悄注意她的动向,当发现她和月下仙人一起潜入披香殿,调查卷宗的时候,便感到大事不妙,马上通知陛下。

 

陛下为这事很是头疼,但是锦觅仙子既然已经起了疑心,我们只好先下手为强。

 

这是我第一次杀人,杀害一个无辜的人,我没有想到,有一天,我的双手也会沾满鲜血。我想我已经着魔,为了他,万劫不复了。

 

锦觅仙子一直追问陛下,咄咄逼人,陛下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强做镇定,尽力解释,同时无数次对我投来责备的眼神。

 

我难过地低下了头,也许是我办事不利,但是一个谎言,就需要一千个谎言去圆。我不知道陛下能瞒着锦觅仙子到什么时候,这终会是一个定时炸弹。

 

锦觅仙子知道错怪了火神殿下,就着了魔一般,一心想要复活他。我都替陛下着急,为什么要放任她这样做,何不就毁了金丹,断了她的念想,一了百了?我不讨厌火神殿下,但是为了陛下,我不希望他复活。

 

可是陛下终是不忍心看着锦觅仙子为了火神殿下失魂落魄,黯然神伤,他默默地纵容着她的一切。直到锦觅仙子终于冒着生命危险,上了蛇山,求得了玄穹之光,而自己却因为内力反噬,而生命垂危。陛下为了救她,居然使用了邪门禁术,血灵子。

 

陛下施法的时候,刚好被我撞见,那滴用他心脉之血凝成的血珠,就要被他注入锦觅仙子的体内。我大惊失色,连忙出声制止,邪门禁术最是伤身,我实在无法忍受他这样伤害自己。

 

我说,“魔界进犯,天魔大战在即,陛下如果自伤身体,天界如何能保有胜算?”

 

可是陛下说,“我如果现在不救她,就来不及了!”

 

我无话可说,只能声泪俱下的大喊,“陛下!”

 

可是陛下厉声呵斥我,“退下!”

 

我哭着跑出了房间。

 

陛下为了救锦觅仙子折损了自己半数的寿元,相当于给了她半条命。

 

第二天一早我端着汤药去看望陛下的时候,他脸色惨白,憔悴不堪,虚弱的手甚至握不住汤匙。我心疼的紧,可是陛下却让我不要告诉锦觅仙子,不要告诉任何人。

 

我再也忍不住了,陛下为了锦觅仙子做了那么多,甚至牺牲了半条命,可是锦觅仙子为陛下做了什么?除了一次又一次伤他的心,还有什么?

 

我在锦觅仙子床前,握着她的手,真心的恳求她,可不可以对陛下好一点,多一点情义,哪怕是骗他,敷衍他都好,也好过日日冰他的眼,寒他的心。

 

锦觅仙子其实是明白的,她说,她给不了陛下想要的那种情义,如果骗他的话,反而更加伤害他。我竟然无法反驳。也许锦觅仙子是对的,既然不爱,就不要给他希望,否则只会伤他更深。可是,陛下执念太深,我实在不忍心陛下受伤。

 

我向陛下回话,告诉他锦觅仙子醒了,身体已经无碍。陛下放下心来,忍不住咳了两声,身体摇摇欲坠。我情急之下,一时忘了规矩,连忙伸手去扶,陛下抬了抬手,示意自己没事。马上岔开话题,问我爹爹和破军的部队,是否已经准备好了,和魔界一战。

 

我点点头,陛下说,一旦开战,他一定会现身战场,身先士卒。

 

我大惊失色,连忙阻拦,“陛下,您如今身体如此虚弱,正需要休养,此时上战场,太危险了!”

 

陛下神色凝重,“既然我占了这个位置,就要对天界负责。”

 

我的陛下,他真正想要的岂是天帝这个位置?这位置对他而言,只是枷锁,是桎梏而已,他为的只是能够守护他心爱的人。以前他想守护母亲,而现在母亲已经不在了,那么锦觅仙子就是唯一他想要守护的人。

 

 

—— 待续 ——

评论 ( 2 )
热度 ( 59 )

© 唯恐夜深花睡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