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玉/邝露】《东风夜放花千树-4》虐文,短篇

【润玉/邝露】《东风夜放花千树-4》虐文,短篇

 

【昨天被虐到了,好伤心,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了,给点鼓励呀,我快要弃了。】

 

邝露犹豫再三,决定去见破军元帅,将军见到她,还有几分害羞,“上元仙子,今天为何而来?我刚从校场下来,衣衫不洁,恐怕唐突了仙子。”

 

邝露觉得不忍,送给他一个碧玉瓷瓶,“这里面是夜里采集的昙花上的露水,用来泡茶最是清甜,赠与将军。”

 

破军元帅欢喜地收入怀中,“上元仙子,我是个武人,不懂这些风雅之事,你若是日后嫁于我,可会嫌弃?”

 

邝露微笑摇头,“将军言重了,我今日来,是有话想对将军说。”

 

破军元帅看她神色凝重,似乎有些难言之隐,马上紧张起来,着急说道:“上元仙子可是有什么顾虑?还是怪我太唐突?我是练武之人,只知道若是真心喜欢一个人,便是想娶为妻子。我一时心急,怕是忽略了仙子的感受,你若是觉得婚期太紧,延后也无妨,我自会对天帝陛下秉明。”

 

邝露见他态度着实诚恳,也不好再说什么,于是说道:“将军误会了,我今日来,是有一事相求。”

 

破军马上说道,“何事?只要是上元仙子所求,我必然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邝露说道:“将军贵为十万天兵大元帅,必然灵力高强,我如今想要炼成万年的天地凝露,将军可否助我?”

 

破军疑惑,“上元仙子所求,我定会相助,只是不知道炼成这凝露要做何用?会不会伤了你的身体?”

 

邝露说道:“这凝露是要作为药引,救我一位朋友,你放心,是救人之用,不会伤到任何人。”

 

破军马上展演一笑,爽朗的答道,“如此有何难,我定会助你。”

 

邝露心道,“陛下,这是最后一件我能为你做的事情了,只要能换你平安,我亦无悔。”

 

于是邝露每晚与太上老君还有破军一起在丹房帮助邝露修炼灵力,以求突飞猛进,让她的灵力能够达到万年。许是练的太激进了,邝露觉得自己的身体开始变得轻飘飘的,仿佛就要离开自己的身体而去了。

 

润玉也发现邝露最近有些异常,她本就冰肌玉肤,如今更是有一种仿佛透明的虚无之感。他想是否操持婚礼还有上元灯节的事情太过劳累,于是问她,“邝露,上元灯节的事情,你交给别人去办也可,不必事事亲力亲为。”

 

邝露答道,“陛下不必担心,上元灯节的事情,我已经安排的差不多了,到时候,必当给陛下一个惊喜。”

 

润玉放下手中的毛笔,抬眼对她一笑,“是吗?是怎样的惊喜呢?”

 

邝露好久没见润玉如此笑过了,曾经润玉的笑容是仿佛春晓之花的轻柔温暖,可是如今,他整个人仿佛被寒霜笼罩,只见天帝威严,却再难见春光乍现了。

 

邝露顺着他说道,“既是惊喜,如何能现在就告诉陛下?”

 

润玉用笔尖点了点她,笑着说道,“顽皮!”

 

邝露见他似乎心情不错,于是问道,“陛下在写什么?”

 

润玉放下笔,指着身前的宣纸说道,“一首诗,你看,喜欢吗?”

 

润玉的字飘逸俊秀,邝露凑过去,轻声念到:“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邝露念到“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时,不觉心有所动,声音渐弱,抬头去看身边的润玉。润玉也俯身,侧头,看着她。

 

邝露轻声唤道:“陛下!”

 

润玉怔一下,转过身去,“这首诗,讲的就是上元灯节,可还应景?”

 

邝露说道:“陛下,我很喜欢这首诗,您能送与我吗?”

 

润玉取过印章,盖在宣纸上,说道:“自然可以,你喜欢便拿去吧。”

 

邝露将这幅字收好,放入衣袖之中,告辞出来,便去丹房与破军会和。

 

破军早已等在丹房之外,见到邝露,面露欣喜之色,“上元仙子,你我还未成婚,我怕如此见面,会有损你的清誉。”

 

邝露正色道:“将军不信邝露为人吗?”

 

破军连忙摇头,“能与仙子相见,我自是求之不得。”

 

邝露说道:“我们所为正事,何须理会旁人所言?”

 

【昨天看的我心痛死了,突然发现润玉面对邝露都很严肃呀,几乎没有笑过,心塞。】

 

———— 待续 ————

 

评论 ( 12 )
热度 ( 99 )

© 唯恐夜深花睡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