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玉/邝露】《浮生六记-4》—鲤儿

【准备写一点邝露陪伴润玉的温馨小片段,我觉得邝露最后就像润玉的亲人一样,是不可或缺的存在,希望她给润玉的温情,润玉最终能够感受到。润玉有邝露陪伴是最好的结局。】

 

【1-鲤儿】

 

润玉染恙,神思颇为倦怠,闭门不出。邝露便去太湖接了鲤儿来天界,看望润玉。鲤儿真身是一条小泥鳅,所以永远身材娇小,善良纯真,仿佛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很是惹人怜爱。

 

邝露牵着鲤儿的小手,叮嘱他道:“鲤儿,陛下身体不适,你进去不要太闹,就乖乖陪着他,可好?”

 

鲤儿懂事的点点头,扬起清秀的小脸,天真的问道:“知道了,邝露姐姐,天帝也会生病吗?”

 

邝露微笑着点点头:“当然了,陛下忧心天下,日夜操劳,自然也会生病。你乖乖的,陪陪他,好不好?”

 

邝露带着鲤儿来到润玉寝殿。虽然贵为天帝,但是润玉的寝殿还是一派素净,不事奢华。他正穿着水绿色的睡袍,斜倚在榻上,闭目小憩。邝露看着他清瘦的背影,只觉心中一痛。

 

鲤儿一见润玉,很是欣喜,挣脱开邝露的手,跑上前去,嘴里叫着,“润玉哥哥!”

 

润玉睁开眼睛,坐起来,见是鲤儿,温柔笑道:“鲤儿,你怎么来了?洞庭湖底不好玩儿吗?”

 

鲤儿趴在床边,仔细看着他,伸手探探他的额头,然后说道:“是邝露姐姐带我来的,他说你病了。”

 

润玉将鲤儿抱上床,感激地看了一眼邝露,才柔声对鲤儿说道:“只是小病,不要紧。”

 

鲤儿上下打量了一下润玉,然后郑重其事的说道,“润玉哥哥,你怎么瘦了呀?让邝露姐姐给你做好吃的!”

 

邝露走上前来,笑着说道:“说吧,鲤儿,你想吃什么?姐姐这就去做!”

 

鲤儿低头想了一下,说道:“做雪蓉酥,可好?以前我生病的时候,娘亲就会做给我吃。”

 

润玉听闻,突然一怔,想到那日前去认母,当时鲤儿就在母亲身边,吃着雪蓉酥,听母亲弹琴,当时他还以为母亲另有孩儿承欢膝下,心酸嫉妒,差点失态。此时见鲤儿又提起母亲,想起往事,眼圈不禁红了。

 

邝露瞧见,连忙岔开话题道:“鲤儿,雪蓉酥可要花些功夫做呢,你且等着,我先去拿些水果点心给你吃,你陪陛下聊聊天,可好?”

 

邝露退出来,让他们两人独自相处。

 

润玉握着鲤儿的手,神情复杂地问道:“鲤儿,给我讲讲你和娘亲的事情好不好?”

 

鲤儿不明白润玉的心情,天真的说道,“娘亲有时候待我很好,她把我从泥潭里接出来,给我好吃的,穿漂亮衣服,还教我读书,作画,弹琴,修炼法术。”

 

润玉默默听着,若有所思,又问道,“还有呢?”

 

鲤儿抬头看了他一眼,声音低下来:“可是有的时候,娘亲又对我很凶。”

 

润玉不解,问道,“哦?为何?是不是鲤儿不乖?”

 

鲤儿摇摇头,委屈的答道:“没有,鲤儿很乖的。可是鲤儿太笨了。书也读不好,画也画不好,琴也弹不好,法术也练不好,就会惹娘亲生气。”

 

润玉微微一笑,怜爱的摸摸他的小脑袋,“娘亲肯定不是真的生你的气。”

 

鲤儿抬头看着他,委屈的说道:“每到这种时候,娘亲就会说,我不是她的鲤儿,她的鲤儿可聪明了,可乖,可懂事了!”

 

润玉心头一震,握住鲤儿的手,颤声问道:“这是何意?娘亲为何这么说?”

 

鲤儿说道,“一开始我也不解,只觉得自己不够好,所以很努力练习法术。可是后来,彦佑哥哥告诉我,原来还有一个鲤儿,我们都不能和那个鲤儿相比。”鲤儿说道此处,已经带了哭腔。

 

润玉也眼中带泪,一方面欣慰娘亲始终是爱自己,惦念自己的,另一方面又对鲤儿觉得抱歉。不禁将他搂入怀中,安慰道:“鲤儿,你不要怪娘亲,都是哥哥不好!”

 

正在这时,邝露端着点心进来,看到这幅景象,不禁大惊,连忙说道:“鲤儿,你是不是说错话,让陛下不高兴了?”

 

鲤儿连忙站起身,有些惶恐,润玉摆摆手道,“不妨事,我们只是聊起娘亲,一时伤感而已。”

 

邝露见润玉神色悲戚,便将鲤儿牵过来,柔声道,“鲤儿,陛下累了,你先去院子里玩儿,可好?”

 

鲤儿懂事的跟着宫女出去了。

 

邝露走到润玉床边,轻声道,“陛下,对不起,我原想着,鲤儿来可陪你解闷,没想到惹你伤心了。”

 

润玉正迷茫的看着墙上母亲的画像,听闻此言,收回目光,苦笑道;“是我问鲤儿的,以前我一直不敢问,怕自己会嫉妒,现在终于知道,娘亲一直是惦念着我的。”

 

邝露最是不忍见润玉伤心,连忙开解道:“彦佑君和鲤儿终究不过是陛下的替身罢了,彦佑君纵然有些反复,您就体谅他,不要怪罪他了。”

 

润玉站起身来,茫然走了几步,突然说道:“那雪蓉酥,是何滋味?我也想尝尝。”

 

润玉几日未曾进食,如今竟然主动要吃东西。邝露大喜,连忙将瓷碟端过来,小心翼翼的说道:“当日我只见过一次,凭记忆中的样子仿制而成,肯定比不上洞庭君所做之万一。”

 

润玉轻轻夹起一块,放入口中,只觉绵软酥松,入口即化,舌尖是淡淡的清甜萦绕。他仔细回味着,仿佛在想象母亲的味道。

 

他点头赞许道,“邝露,你谦虚了。”

 

邝露见他爱吃,脸上露出欣喜之色,“陛下,您喜欢便多吃几块吧。”

 

润玉摇摇头,放下筷子,柔声对邝露说道:“邝露,谢谢你带鲤儿来,晚上你多准备些鲤儿喜欢吃的,我们一起用膳,可好!”

 

邝露听闻润玉说想要吃饭,欢喜异常,急忙说道,“邝露在一旁伺候就好!”

 

润玉看了她一眼,虽是责怪的口气,可是语气却很温柔,“我何尝当你是外人?你就不要太拘束了。”

 

邝露不敢看润玉的眼睛,她从来不敢奢望这双眼睛会对自己展示温柔,于是低头行礼道,“是,陛下。”

 

“你先出去吧。”

 

转身离开的时候,邝露心想,他终于不再说,“退下吧。”

 

 

 

—— end --------

 

 

评论 ( 12 )
热度 ( 150 )

© 唯恐夜深花睡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