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玉/邝露】《上神之路,有我陪你》—《2.彦佑》小甜饼

 【继续写邝露陪伴润玉的温馨日常,我能想象出那些画面,觉得润玉还在,否则觉得好惆怅。】

 

彦佑还是那个逍遥自在的散仙,游走于六界之间,人在花丛过,片叶不沾身,倒也潇洒快活。他早已和润玉和解,时不时也来找找润玉的麻烦,润玉曾经说过璇玑宫的门永远为他敞开,是以,也奈何他不得。

 

这天一大早,彦佑又突然现身璇玑宫,邝露正端着润玉的早膳,两人迎面撞个正着。邝露一向对彦佑不假辞色,彦佑就越是心痒难耐,想要调笑一番。他嬉皮笑脸地说道:“邝露,你都是上元仙子了,怎么还干这端茶倒水的活儿?”

 

邝露气他曾经帮着锦觅伤害润玉,所以没好气的说道,“伺候天帝一向是我分内之事。”

 

彦佑笑道:“啧啧,你这一片忠心,那个榆木脑袋知道吗?”

 

邝露被他说中心事,面不改色道:“彦佑君,你敢对陛下不敬?”

 

彦佑察言观色,故意说道,“哎呦,我又没说谁,你这么紧张干什么?”他看见盘中点心甚是精致,不禁伸手去拿道,“这什么好东西,让我尝尝!”

 

邝露灵巧的转身躲开他,冷冷道:“这是给陛下准备的,你要吃什么,自己去厨房吧。”

 

彦佑看她生气的样子,颇为可爱,故意逗她,“去厨房?上元仙子,你们璇玑宫就是这么招待客人的吗?”

 

邝露看了他一眼,说道:“就是不当你是外人,才让你去厨房呀,你看还有哪个客人能自己去厨房呢?”

 

彦佑听她如此说,不禁笑起来,“哎呦,还真是伶牙俐齿呢!”

 

正在这时,房门突然打开了,润玉从寝殿走了出来,一席香槟色常服,越发显得芝兰玉树,清贵无比。每次看到这样的润玉,彦佑总会打心里生出一丝自卑之感,他终究只是干娘捡来的一条青蛇而已,如何能与九天应龙相比?

 

心里如此想,可是嘴上不饶人,彦佑大摇大摆的走上前去,说道:“陛下,你可得好好管管你的手下了!”

 

润玉看了一眼邝露,邝露急了,想要为自己争辩,润玉不待她开口,就对彦佑说道,“今天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彦佑答道:“中秋节将近,我本想看看鲤儿,没想到他被你接到了天界,我只好也来了。”

 

润玉问道:“你不愿意?”

 

彦佑摆摆手道,“哎呀,天界有什么好的,那么多规矩和约束,我只喜欢自由自在的!”

 

润玉其实也有些羡慕彦佑的洒脱态度,所以对他一直纵容和忍让,当然这其中也有母亲簌离的缘故。他说道;“既然来了,不如留下一起用膳吧,我们好久没团聚过了。”

 

彦佑见润玉容颜憔悴,神态落寞,也有些不忍,嘴里还是推脱道,“罢了,罢了,你反正也不喜欢我,不想见到我,我还是不惹你生气了,我看看鲤儿就走。”

 

正在这时,鲤儿从屋里跑出来,扑过去抱住他,“彦佑哥哥,你怎么来了?”

 

润玉看鲤儿对彦佑态度亲昵,不禁有些不是滋味。

 

彦佑也一把抱住鲤儿,抱着他转了好几个圈圈,然后才放下他,蹲下来对他说道:“鲤儿,我专门来看你的,还给你带了礼物!”他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把精巧的小匕首,做工精致,锋利无比。

 

鲤儿接过来,不解的说,“谢谢彦佑哥哥,可是匕首会伤人呀。”

 

彦佑怜爱的看着他说,“这把匕首削金如铁,是给你防身用的,这样别人就不敢欺负你啦!”

 

润玉看不下去,在一旁说道,“鲤儿有我保护,何须这东西?”

 

彦佑站起来,正色道:“陛下,这么多年来,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别人都是靠不住的,只能靠自己,我想让鲤儿早点明白这个道理。”

 

润玉不答。彦佑继续对鲤儿说道,“鲤儿,你在这里每天都干些什么呀?”

 

鲤儿看看润玉,答道,“润玉哥哥每天都会教我写字,练剑。”

 

彦佑看了一眼润玉,故意说道;“是吗?你写不好,他会不会打你呀?”

 

鲤儿连忙摇头,认真的说,“不会,润玉哥哥脾气可好了,他连骂我都不会,怎会打我?”

 

润玉听闻鲤儿如此说,不禁欣慰的笑了。

 

彦佑不甘心,继续说道:“鲤儿,每天写字练剑多没意思呀,彦佑哥哥带你去玩儿好不好?外面的世界那么大,可多好玩的地方了!”

 

润玉忍不住对着彦佑直瞪眼。

 

鲤儿心有所动,不禁回头看看润玉,又看看彦佑,心情摇摆,难以抉择。

 

邝露见彦佑又故意如此,心中又气又急,连忙插话道:“陛下,彦佑君,鲤儿已经这么大了,他愿意跟谁在一起,就由鲤儿自己决定吧。”

 

鲤儿看了看邝露,想了想,这才回答道,“不,我想陪着润玉哥哥。”

 

彦佑倒是气笑了,“什么?你小小年纪,就嫌贫爱富吗?”

 

鲤儿再次回头看润玉,润玉有些紧张又有些期许的看着他,他于是再次对彦佑说道,“润玉哥哥总是一个人,可孤单了,如果我走了,他会伤心的。”

 

润玉听闻此言,如遭重击,又心酸又感动,竟不知该说什么。只是张开双臂,唤道,“鲤儿,过来。”

 

鲤儿乖乖地跑到润玉面前,抱紧他。

 

彦佑尴尬的站起来,自嘲道,“罢了罢了,你这个小东西,被天帝收买了,我就不与你计较了。以后想见彦佑哥哥的话,可要看我心情了!”

 

鲤儿见彦佑要走,连忙挽留,“彦佑哥哥别走呀,我也想你。”

 

润玉也出言挽留道,“彦佑,娘亲的忌日快要到了,你就留下来多住几日吧。”

 

娘亲也是彦佑的软肋,他神色缓和下来,沉默不语。

 

邝露见状,连忙劝道,“是呀,大家难得相聚,晚上一起用膳吧,我马上就去准备。”

 

【好想润玉呀,这么温柔的一个人,真该被温柔相待。我没灵感的话,大概就真的要告别润玉了。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 end ----------

 

评论 ( 4 )
热度 ( 70 )

© 唯恐夜深花睡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