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K 所有你看不见的光-13】

Even匆忙下楼去找Solly,遇到女佣正在客厅里擦桌子,他问道:“你知道你家少爷去哪儿了吗?”

 

女佣停下来,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然后略带恭敬地回答:“少爷刚回来又出去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Even皱了一下眉头,继续问道:“外面天都黑了,他怎么出去的?”

 

女佣颇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慢条斯理的说道:“他骑马走的,我听到马蹄声了。”

 

女佣的眼神让Even很不舒服,但是他只是这里借住的客人,也不方便训斥她。只好傲慢地点了一下头,冷淡的说道:“知道了,给我备一匹马,我要出去一下。”

 

女佣还是用那种桀骜不驯的眼神看着他,干巴巴的说道:“先生,天黑了,骑马有危险。”

 

Even鼻子都要气歪了,一个女佣居然敢对他如此无礼?他瞪了她一眼,命令道:“叫你去你就去,那么多废话干什么?难道非要你家少爷的命令你才肯听,是吗?”

 

女佣马上恭敬的低下头,“您是我家少爷的客人,我怎么敢?”但是她语气中透露的意思可完全不是这样。Even气死了,心想,这个地方也不能待了,果然寄人篱下就得忍气吞声,居然一个女佣也敢给他脸色看?

 

仆人牵来了一匹骏马,Even一跃而上,双腿用力一夹马的肚子,策马追Solly去了。

 

外面月朗星稀,他借着月光,沿着乡间唯一的一条小路一路狂奔。可是他追了半天,连Solly的影子都没看到,此时天色渐黑,黑魆魆的树林里似乎总有暗影在闪动。他不禁有些害怕,正准备打道回府,突然听到附近传来一声求救声。

 

他循声而去,居然是Solly,他被树枝绊倒了,摔在了水沟里。

 

Even连忙上前帮忙,把他抬出水沟。Solly胖胖的,很重,让Even很是费了一番功夫。Solly大声呻吟着喊痛,Even连忙就着月光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势,所幸只是皮外伤,并没有骨折什么的,否则的话,他大概要良心不安了。Even有些好笑的说道:“好了,别喊了,只是皮外伤!”

 

Solly这才不好意思的停止了叫唤,“Even,谢谢你。”

 

Even觉得又好气又好笑,拍拍手上的泥土说道:“你跑什么?该跑的也是我吧?”

 

Solly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我也不知道。”

 

Even捏捏他的胖脸,扶他站起来,“好啦,我带你回去,如果你再受了伤,我真要良心不安了。”

 

Even把Solly扶上马背坐好,自己也上了马,从后面扶着他,两人同骑一匹马,慢慢往回走。

 

晚上,乡间小路没什么人,只有一轮明月在空中给他们照明。他们借着微弱的月光慢慢走着,一开始两个人都没有说话。Even默默地想着怎么才能堵住Solly的嘴,让他不敢乱讲话。其实要是照他父亲在美国的做法,大概就要趁着月黑风高,干脆利落,杀人灭口了。不过Even并不喜欢暴力,这也是他和他父亲主要的分歧之一。

 

他们默默走了一路,月光照在他们身上,在地上投下长长的影子。过了一会儿,Solly才突然幽幽地说道:“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Even在后面装作听不懂的样子,“你说什么?”

 

Solly没有回头,继续自言自语的说道:“其实,早在学校我就有所察举了。Isak对你,真是太明显了,你是傻瓜吗?”

 

Even震惊了,抓着缰绳的手差点儿松开,他刚才编好的借口顿时无法说出口了。

 

他苦笑了一下,一时无语了。

 

---------------- 

 

Even走了以后,Isak也有些担心,他起床穿好衣服,在客厅里来回踱步,坐立不安。他已经后悔了,后悔自己太任性,他明知道Even的自尊心很强,为什么还要故意刺激他呢?现在他生着病,所以Even让着他,但是他一旦好了,Even绝对又会故态复萌,他不是一个可以被束缚的人。可是难道自己真的可以做到对Even的一切视而不见,只要他们两个彼此守护着他们之间的秘密就可以了吗?可是现在这个秘密也快要守不住了。他不敢想象如果这个秘密一旦泄露出去,Even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他正在胡思乱想之际,Even扶着满身污泥的Solly走了进来。Isak连忙冲上去帮忙,“天哪,发生了什么事情?”

 

Even气喘吁吁地说道:“Solly骑马不小心摔到水沟里了。”

 

Isak看着Solly这幅狼狈不堪的样子,很是过意不去,他吩咐女佣拿来热水和毛巾,一边帮Solly擦脸,一边问他:“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大晚上的,骑什么马?”

 

Solly有些尴尬地看看Even,Even马上会过意来,他站起身,蓝色礼服上都是泥巴和污渍,看起来颇为狼狈。他看看Isak,又看看Solly,尽量保持风度的说道:“好吧,Isak你照顾一下Solly,我去请个医生过来看看。”

 

--------------- 

 

Even走了以后,Isak和女佣一起合力把Solly扶到床上,Solly支开女佣,让她去准备一点宵夜。然后他握住了Isak的手。

 

Solly的手掌很宽大,肉乎乎的,握着很温暖很安心。Isak觉得鼻子酸酸的,Solly好心帮了他,可是他却害他受了伤。想到这里,他握紧Solly的手,歉疚的说道:“Solly,对不起,我们,我明天就走。”

 

Solly连忙制止他,“Isak,你的病还没好,而且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Isak摇摇头,苦笑着说:“我不是害怕你告诉别人。真的,Solly,不是我介意,而是他介意,你明白吗?”

 

Solly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我想也是如此,Even其实人不坏,只不过.......”

 

Isak忍不住要流泪了,他带着哭腔说道:“我知道,但是,这真的很难,我的心都要碎了。”

 

Solly同情的看着Isak,低声说道:“在学校里就是这样,大家都怕他,但是又为他着迷,他大概就是那种罂粟花吧。”

 

Isak迷惑的看着他,Solly解释道:“他们说鸦片的花就叫罂粟,花开的很美,但是结的果实却很危险。”

 

Isak轻轻笑了一下,“那你为什么还愿意帮他?”

 

Solly咬了咬嘴唇,犹豫了片刻,终于说道:“在学校的时候,他们总是欺负我,还问我要钱。”

 

Isak睁大了眼睛,他知道Solly在学校的日子不太好过,但是并不知道详情。他不禁握紧了Solly的手,Solly继续说道:“Even教训了那些人,他们就不敢再欺负我了。”

 

这是Isak不知道的,他一直以为Even对Solly有些毒舌,对Solly并不算太友好。Solly只是因为习惯性的怕他,才会听他的话。

 

于是他问道:“我以为他也问你借过钱?”

 

Solly点点头,轻声说道:“但是他会还的,而且他也不会强迫我。” 他又补充说道,“他本性并不坏。”

 

不知道为什么,Isak突然觉得喉头一紧,差点儿哭了,他为自己曾经误解了Even而觉得羞愧。

 

------------------- 

 

就这样两个同窗好友难得的敞开心扉,握手夜谈。Isak说道:“Solly,毕业的时候你是第二名,对吧?”

 

Solly点点头,不服气的说:“我数学比你好,你拉丁文比我好。”

 

“好像只有我们两个爱学习,是不是傻?”

 

“真怀念校园呀。”

 

“Even那个时候是不是特别帅?”

 

“你几句话就离不开他!”

 

“是不是吗?”

 

“现在也很帅呀。”

 

 

------------ 待续 ------------

 

评论 ( 14 )
热度 ( 54 )

© 唯恐夜深花睡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