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K 所有你看不见的光-14】

【神转折,你们猜不到的】

 

医生来看过Solly,确认他只是受了些皮外伤,并没有伤筋动骨,Isak才算放下心来。他们照顾Solly睡下以后,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Even奔波了一个晚上,精疲力尽的倒在沙发上,衣服也没来得及换,脸也没洗,就差点儿睡了过去。Isak看着Even憔悴的面容,也是一阵心疼。他最受不了Even垂头丧气,黯然神伤的样子,只要能让他神采飞扬,他什么都愿意做。他拿来热水和毛巾帮他擦脸,正准备帮他脱衣服的时候,Even醒了。Isak连忙停下来,“对不起,吵醒你了,我想你到床上睡会比较舒服。”

 

Even凝视着他,叹了一口气,说道:“这次幸亏是Solly,我知道他不会有问题的。”

 

Isak红着脸点点头,柔声道:“Solly说你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帮过他,你怎么没告诉我?”

 

Even扯起嘴角笑了一下,玩世不恭地说道:“我帮他不过是顺便,而且,我以后也许用得着他。”

 

Isak有些失望,他以为Even多少还是有些侠义心肠的:“你难道就没有不用算计,真心待人的时候吗?”

 

Even抓住他的手,放到嘴边吻了一下,实事求是的说道:“有啊,对你,我都是说实话。”

 

Isak又心酸又感动,“有的时候,我情愿你说假话骗骗我。”

 

Even微微变色,放开了他的手,站起来走到窗前,背对着他说道:“不会的,Isak,我不会对你说假话。我不是个好人,你从一开始就知道。”

 

Isak看着他的背影,欲哭无泪。他走过去,从他身后抱住他,轻声问道:“好吧,那么你现在告诉我,你爱我吗?”

 

Even身体僵硬了一下,然后他转过身来,凝视着他的眼睛。他的眼珠蓝的仿佛透明,Isak在里面看见了冰,他马上后悔了,他也许根本就不应该问这个问题。他低下了头,可是Even托起他的下巴,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是的,我爱你。”

 

Isak没想到Even居然这么轻易的就说出了他渴望已久的那三个字,他简直不敢相信。他想以后Even无论做什么,他都能原谅他了,也许还要心甘情愿的做他的帮凶。他激动地捧着Even的脸,亲吻着他的嘴唇,喃喃的说道:“Evi,我爱你,比你想象的还要爱一万倍!”

 

Even也抱住Isak,低下头深深的亲吻他,低哑着声音说道:“那么证明给我看!”

 

Isak被Even压在了身下,他在迷乱和激情中心想,证明?他还要怎么证明?他可以为他死!他闭上了眼睛,让Even进入了他的身体。

 

----------------- 

 

Solly的伤势不算严重,但是也需要卧床休息几天,他的父母得知消息,连忙赶来探望。 当他们得知是Even救了Solly,自然对他心生好感,大为感激,一定要设宴款待。Even虽然心中有愧,但无法告知内情,也只能虚心接受了他们的好意。

 

他们在餐厅一起用餐,Solly的父亲Jonas是一个精明的犹太人,长着特征鲜明的长而尖的鼻子,小而薄的嘴唇,目光尖锐的黑色眼睛,精明而冷酷。一顿饭吃的他们很是拘谨。席间Jonas问起Isak以后的打算,Isak说回去要去剑桥上大学。

 

Jonas不以为然地说道:“其实银行之道,最重要是实践,关于记账,制作凭证,评估风险,计算利息,接受抵押,发行债券,这些都可以在实践中学习,根本没必要去大学浪费时间。”

 

Isak谦虚的说道:“家父也是这个意思,不过我还是喜欢读书,不想那么早接手生意。”

 

Jonas又问Even的打算,Even说:“我大概要找份事情做做,家父在美国,也不支持我继续读书了。”

 

Isak一听这话,忍不住惊诧的挑起了眉毛。Even从来没有跟他提起过,他不打算念大学了。他什么时候改变计划的?为什么他提都不提?

 

Jonas颇有兴趣的问道:“你从美国来的?是纽约还是波士顿?”

 

Even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不是,我来自加州,淘金热的时候,我父亲在那边获得了大量土地。”

 

Jonas不以为然的摇摇头,说道:“年轻人,那边的土地不值钱。纽约和波士顿才是施展抱负的地方。我在纽约有一间分行,现在美国发展的很快,铁路,钢铁厂都需要大量的融资,我准备扩大在美国的业务,你有兴趣吗?”

 

Even一听就激动了,他简直想不到自己居然有这样的运气。他连忙表示:“我当然愿意,但是说实话,我对金融一窍不通,我怕辜负了您的期望。”

 

Jonas严肃的看着他,随口问道:“你能写会算吗?”

 

“会。”

 

“你会和人打交道吗?”

 

Even微微一笑,自信的说道:“这我还算比较擅长。”

 

Jonas点点头,用餐巾擦了一下嘴角:“这就行了。我看人很准的,你很聪明,也很敏锐,而且能说会道。Solly其实缺少的就是这一点。你会成为一个出色的金融人才,不过,你需要注意一点。”

 

Even问道:“请指教。”

 

“你胆子很大,这是好事,也是坏事,你敢于冒险,但是在银行业,保守更加重要,绝对不要冒不值得的风险。”

 

Even郑重的点点头,“我知道了。”

 

Jonas微微一笑,直接问他,“那么,你需要考虑一下吗?”

 

Isas紧张的看着Even的反应,他不敢相信Even居然要回美国,而且一点儿也不考虑他的意见就答应下来。啪的一声,他的叉子落到了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Even往他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毅然决然的回答道:“不用考虑了,我接受您的邀请。”

 

Isak难以置信的看着Even,激动地嘴唇都在发抖,但是他什么也不能说。Solly在一旁看见了,连忙打圆场说道:“Even,你难道不需要征求一下你父母的意见吗?”

 

Even不再看他们一眼,他目光坚定地看着Jonas,冷静的回答道:“不用了,我已经18岁,不需要征求任何人的意见。”

 

Jonas高兴的放下刀叉:“好,年轻人,我就欣赏你这股干脆劲儿。做决定就是要果断,不要犹犹豫豫的,那样是干不成大事的!我很看好你!”

 

这时,一直沉默着的Isak突然举起酒杯,笑着说道:“那么,我们祝Even早日飞黄腾达!”

 

大家一起举起了酒杯。Isak含泪看着Even,慢慢地把整杯酒一饮而尽。

 

 

------------ 待续 ----------

 

评论 ( 18 )
热度 ( 51 )
  1. 随壹sy唯恐夜深花睡去 转载了此文字

© 唯恐夜深花睡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