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尔赛【我的殿下-4】

【法国历史也很有趣呀,每个伟大的君主后面必定跟着一个败家子,路易十五把路易十四打下的江山都败光了。不过路易十四这种穷奢极欲的方式也不可能持久,封建君主制度本身就是腐败的,不公平的,如果生在那个时代不是贵族而是平民会很惨吧。即便如此,大家还是会崇拜这种满身光环,开挂一般的人生,路易十四,真是一个传奇。】

 

  菲利普虽然从小就被当作女孩子养,热爱女装,各种珠宝首饰和蝴蝶结。可是内心深处,他更向往骑马纵横沙场,享受一呼百应的荣耀。路易虽然在各个方面都比他强,但是唯有一点,哥哥并不擅长打仗。虽然他喜欢发动战争,显示法国的强大,但是他很少自己亲临战场。这让菲利普更加珍惜这个能够短暂摆脱哥哥光环的地方,来展示自己的才华。

 

所以当菲利普正在练习剑术,而路易前来告诉他,这次对荷兰的战争,他不打算派菲利普去,而是决定自己亲自指挥。菲利普震惊了,愤怒了!他抗议,他赌气,他恳求,他声泪俱下,可是全都无济于事,路易主意已定,他说“我无法再在凡尔赛待下去了!”

 

是的,现在的凡尔赛虽然按照路易的设想,成了限制贵族权利的庞大统治机构,可是同时也充斥着阴谋,堕落和腐败。现在宫里出现了多起投毒事件,人心惶惶,可是真凶一直没有抓获,这也让路易心烦意乱。但是,这样的凡尔赛,菲利普也不想待,他恳求道:“那么您带我一起去吧,我们兄弟并肩作战!”

 

可是路易要求菲利普留下来,替他守着凡尔赛宫。菲利普绝望了,他何尝想待在这个虚伪堕落的宫殿里?他有自己的圣克鲁宫,如果不是为了哥哥,他一分钟都不想待在凡尔赛。可是哥哥的要求,他不能不听。

 

菲利普意志消沉的回到自己的房间,茫然的抚摸着自己的佩剑,回想着卡塞尔之战,那是他一生中最荣耀的时刻。他带领法军战胜了荷兰军队,树立了自己的威望,甚至得到了巴黎人民的夹道欢迎。可是那样的幸福时刻非常短暂,很快,路易就因为忌惮他在军中的威望,而解除了他的兵权。哥哥只想让他当个闲散王爷。就像哥哥说的,“你可以花钱,可以买衣服,买鞋子,随便买。”可是,他要的仅仅是这些吗?他觉得空虚,觉得自己的人生毫无意义,也许自己永远要活在哥哥的阴影之下,永远无法发出属于自己的光芒。

 

正在这时,夏洛特走进了房间。自从她来到凡尔赛宫,她就感到了法国宫廷的骄奢淫逸和她自己直爽简朴的作风格格不入。而且菲利普喜欢男人,对她毫无兴趣,也让她很受伤害。但是夏洛特并不恨菲利普,她觉得菲利普长的这么好看,这么美,不喜欢她太正常了。连她自己都嫌弃自己的容貌。她对打扮没什么兴趣,她觉得自己再怎么打扮也好看不起来,但是她喜欢看菲利普穿上各种华服,戴上各种雪白的蕾丝和领巾,在人群中熠熠生辉。殿下真是太美了,夏洛特对自己的丈夫又崇拜又敬畏。此时,她看见菲利普独自黯然神伤,忍不住走过去想要安慰他,“殿下,您马上就要出发了吗?”

 

菲利普看了他一眼,冷冷的说道:“出发?我大概要被永远困在凡尔赛宫里了。”

 

夏洛特不解的问道:“怎么?殿下不是要去参加对荷兰的战争吗?”她知道菲利普如何渴望这场战争,即使她自己舍不得丈夫上战场。

 

菲利普气愤的说道:“王兄改变主意了,他打算亲自统帅三军,而我显然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

 

夏洛特瞬间明白了菲利普郁闷的原因,她小心的在他身旁蹲下来,握住他的手,恳切的说道:“殿下,国王亲自上战场,而把凡尔赛宫交给您管理,可是对您最大的信任呀。您想想,战场上瞬息万变,万一出了什么事情,您就是他最坚强的后盾,国王是把你当成最信任的兄弟,而委以重任呀,您一定不会辜负他的信任的,对不对?”

 

这一席话说的入情入理,瞬间让菲利普对王兄的不满烟消云散了,他抬眼第一次仔细打量眼前貌不惊人的妻子。她朴实无华的面容,在他的眼里突然变得圣洁起来。他想起他第一次看见她时说的话,“叫我怎么跟她上床?”现在,他为自己的浅薄和以貌取人而觉得羞愧。

 

他握住了她的手,她受宠若惊的站起来,低下头,不敢看殿下水汪汪的大眼睛。在殿下的美貌面前,她觉得自惭形秽,根本不敢想象自己会得到他的恩宠。可是菲利普注视着她,仿佛此刻她就是这世间最美的女子,

 

她觉得自己要溺死在这一汪湖水般的眼波中了,能做殿下的妻子,即使并不被宠爱,即使要跟他众多的男宠竞争,她还是不后悔的。

 

殿下一把将她推倒在了床上,掀开了她的裙子,粗暴地进入了她的身体。殿下的动作带着某种发泄和情绪,既不温柔,也不怜惜,但是她却在殿下粗暴的动作中感到了某种兴奋和满足。

 

她默默祈祷着,“神啊,请赐我一个孩子。一个殿下的男孩儿。”

 

 

【就是想写菲利普,我爱死他了。】

 

 

------------ 待续 -----------

 

评论 ( 1 )
热度 ( 22 )

© 唯恐夜深花睡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