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AM同人【自由之地-1】


【isak和even是在东德的两位少年好友,他们组建了乐队,在一起表演,但是因为东德的压制,他们没办法自由表达自己的思想和唱自己想唱的歌,而且他们的亲密关系一旦被发现,也会受到迫害。所以他们决定一起翻过柏林墙,逃往西德。当时柏林墙有重兵把守,一旦发现叛逃者,就会开枪射击,所以非常危险。但是为了自由,isak和even决定铤而走险,一起想办法翻过柏林墙,奔向自由之地。】

 

1960年代,东柏林,由于每天都有大批东德人逃往西德,为了阻止这股浪潮,东德政府沿着东西柏林分界线修建了长长的柏林墙,挖了壕沟,装了铁丝网,派了军队把守。这让东德人民逃往西德变得更加危险和困难。但是仍然有很多东德人民,不顾危险,逃往西方的自由之地。

 

-------------------- 

 

isak和even今晚的演出很成功,他们演唱了David Bowie的新歌,观众的反应也很热烈。Even经常在家偷偷收听美国的电台,所以他听了很多美国的流行歌曲,学会了就教会isak和他一起表演。上台前,isak还有些犹豫,“even,我们唱这首歌合适吗?里面的歌词好像有点敏感了,自由啊,民主什么的。”

 

Even拨弄了一下他蓬松的金发,热情的说道:“没关系,这首歌很好听,在美国很流行,大家肯定会喜欢的,我们先唱一下试试,看看观众的反应,如果有问题的话,我们以后不唱就是了。”

Even个性乐观又开朗,几乎每次都能说服isak。isak无奈的点点头,他们一起在观众的欢呼声中登上了舞台。

 

一旦站上了舞台,他们就完全投入到音乐中去了。isak主唱,Even深沉性感的低音为他和声,他们配合的十分完美。而且他们两个帅气的外形,青春健康的气质更加受到女孩的青睐,虽然没有华丽的演出服,只是穿着简单的白衬衫,黑色西裤,弹着吉他,就让观众们神魂颠倒了。观众们很快就在他们的音乐声中,打着拍子,跳起舞来。

 

三曲唱罢,他们要下舞台,让别的乐队登台表演。观众们还意犹未尽,拼命鼓掌挽留他们。Even对着他们频频飞吻,微笑着走下了舞台。

 

一到后台,关上房门,Even就激动的抱住isak,把他抵到门上。“宝贝,你今天唱的太棒了!观众都疯狂了!”

 

Isak靠着门,害羞的笑着,看着even,“他们是为你疯狂吧,你没看见那些女生激动地样子!”

 

Even笑着刮刮他的鼻子,“是吗?我什么都没看见,我的眼里只有你!”他说着就凑上去,亲吻了isak.

 

Isak 半推半就的躲闪着,Even死死按住了他,强势的吻住他。他终于不再躲闪,积极地回应着even的热吻。

 

一个长吻下来,两人都有些意乱神迷,气喘吁吁,isak垂下眼睛说道:“被人看见就糟了!”

 

Even又亲了他一下,这才放开他,“烦死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isak,你不觉得再在这里待下去,我们就要窒息了吗?”

 

Isak警惕的看了看四周,防备隔墙有耳,“这种话可不能乱说,搞不好,要被秘密警察请去喝茶了。”

 

Even压低声音说道:“不然怎么办?”突然他眼睛一亮,激动地说道,“isak,我们离开这里怎么样?去西边,那边没那么多条条框框,那里有自由和民主!”

 

Isak吓的连忙堵住他的嘴,“你疯了!在这里说这种话!”

 

Even搂住他的腰,“压低声音说道,其实我想了很久,我们.........”

 

他还没说完,就被一阵猛烈地敲门声打断了。

 

俱乐部经理走了进来,气呼呼的说道:“你们刚才唱的是什么歌?想给我惹麻烦吗?”

 

Even把isak拉到身后,理直气壮地说道:“这是美国的新歌,讲人权的!”

 

俱乐部经理不屑一顾的挥挥手,打断他说道:“我不管,你们以后要是再敢随意发挥,随便乱唱,那下次就不要再来了!”

 

Even生气的还想再说什么,isak拉住了他。

 

回家的路上,街上一片漆黑,只有零星的几盏路灯在寒风中闪烁。他们背着吉他,走在空旷的街道上,Even还在为刚才的事愤愤不平,“在这里我们不能唱想唱的歌,说想说的话,这算什么?”

 

Isak沉默着,他知道Even对于政府的不满由来已久,他虽然感同身受,但是他的性格更加谨慎,他不愿意招惹麻烦。

 

Even突然拉住了isak的手,“Isak,跟我一起去西边吧,我姐姐和她男朋友就逃过去了!”

 

Even的姐姐Rebecca一年前和她的男朋友Bernard一起逃往了西德,但是Bernard不幸在逃亡过程中摔下屋顶,半身瘫痪了。现在他们结了婚,已经在西德安顿了下来。

 

“可是Bernard摔成残废了。”isak不得不提醒他。

 

“但是他们自由了,而且还在一起,做着他们喜欢的工作!”Even毫不妥协的说道。

 

Isak沉默了,他不是不渴望自由,但是他害怕,而且他的父母怎么办?他们只有他一个孩子。

 

Even不再说话,再一次握紧了isak的手,目光灼灼的看着他。他不只一次想要逃往西德,但是他不想一个人去,他舍不得isak,他不想和他分开。他想和isak每分每秒都在一起,一起唱歌,一起聊天,一起抽烟,一起喝酒,他无法想象没有isak在身边的日子,即使得到了所谓的自由,也不是真正的自由。

 

“跟我走吧,isak!”

 

Isak还没来得及回答,突然一束手电照向他们,他们慌忙伸手遮住了脸。

 

“这么晚了,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我就是想把isak和even放到历史事件当中去。】

 

 

----------- 待续 ----------

 

 

评论 ( 6 )
热度 ( 29 )

© 唯恐夜深花睡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