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AM同人【不止柴米油盐,还有诗和远方】

 

他们说,只有当你们住在一起,才会真正了解一个人。

 

Isak没有和人同居过,之前和Eskild他们的不算,那只是合租。虽然他们相处的不错,但是他会很小心,不要惹恼了同居的室友,比如,他要按时交房租,轮流打扫公共区域,主动倒垃圾,不要动同居伙伴放在冰箱的食物,晚上不可以太大声,遵守这些种种禁忌是合租融洽的关键。虽然他和Eskild,noora他们相处的不错,他还是马上决定和Even搬出来一起住。

 

Even在学校附近租了一个28平的小公寓,公寓虽小,但是因为地段很好,房租也贵的令人咋舌。isak说可以租一个便宜一点的,可是Even说不能委屈了小宝贝,他可以打工,而且房子的地段和环境比大小更重要。反正他们大部分时间都在床上不是吗?isak不能否认这一点。

 

公寓一开始空空荡荡,家徒四壁,只有基本的厨房和洗浴设备,所以家具什么的都需要一点点的添置。他们周末一有空就去逛跳蚤市场,买些便宜的二手家具。isak很快就显示出能干持家的那一面,他买的白色餐桌,蓝色的五斗橱,都又简洁又实用,Even开心之余,就都交给他一手操办了。

 

同居之后,他才发现Even不为人知的另外一面。

 

-------------------- 

 

Even真的很邋遢。

 

是的,其实从他第一次去Even的公寓,他就应该意识到这一点。不过,他当时被Even的笑容迷的神魂颠倒,自然完全注意不到那混乱的床铺,无处下脚的地板和满墙的涂鸦。但是一旦他们住到一起,isak就有些受不了了。

 

Even会把东西乱放,他永远都在找东西。“isak我的手机呢?我找不到我的手机了。你给我打个电话可以吗?”而往往手机不是裹在被子里,就是忘在了洗手台上,或者厨房里。

 

要不就是,“Isak,我那件格子衬衫呢?我今天要穿,你帮我找找看?”

 

结果衬衫就在楼下的洗衣机里,他忘了拿出来烘干,衣服都已经臭了。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isak有时候也很生气,揶揄他道:“你需要配一个生活秘书吗?”

 

可是Even一点儿也不生气,他嬉皮笑脸的说:“我需要一个管家,butler.”

 

这样Isak也没办法生他的气了。

 

还有Even从来不叠被子,他的被子永远都是揉成一团堆在床上。Isak 叠好了,他又会弄乱,还说,“反正还要睡觉的,干嘛要叠被子?”

 

Isak很想反驳他说,“反正还要吃饭的,干嘛还要洗碗?”不过他知道,如果他这样说的话,Even多半会很高兴的说,“是呀,所以我们今天不用洗碗了,攒起来一起洗。”isak可受不了洗碗池里堆满了隔夜的碗碟,所以,每次都是他洗碗。

 

还有,Even总是把鞋子乱放,isak喜欢整洁,他总是把鞋子摆放在玄关的鞋柜里,擦的干干净净,摆的整整齐齐。可是Even一回来,就把鞋子随便一踢,直接大摇大摆的走进房间。isak总是跟在他屁股后面收拾他的烂摊子。

 

-------------------- 

 

Even真的很好脾气。

 

以前,因为Even总是若即若离,变化莫测,让isak追的很是辛苦,所以isak以为Even是很难搞的主。可是他们一旦住到一起,他才发现,天底下真的没有比Even更加暖心甜蜜的情人了。他给他买最新款的IPhone7plus,可是自己却还用着IPhone6,他给isak买液晶平板大电视,因为那样打FIFA更爽,可是他却要打两份工来还分期付款。isak不想让Even打工那么辛苦,可是Even却不当一回事,“宝贝,我想买给你呀,你喜欢就好。”

 

而isak其实有点喜欢无理取闹。比如他因为总是和Even腻在一起,功课拉下太多,生物已经落到4分的边缘,而他以前可是稳拿6分的主。这巨大的落差让isak很是失落,于是就毫不讲理的怪罪到even的头上,“都怪你,我生物要挂科了,我以后可是要当医生的,这样的成绩怎么考医学院?罚你一个星期不许碰我!”

 

Even正搂着他一边听音乐一边看书,一听这话,马上乖乖的站起来,把音乐关了,然后很内疚的说,“对不起,宝贝,我实在忍不住不抱你,我到洗手间看书好了。”

 

于是,他真的就去了洗手间,坐在马桶盖上看书。

 

isak简直哭笑不得,他觉得自己就像那些不讲理的bitch,对Even太坏了。明明是他自己管不住的想要和Even亲亲搂搂抱抱,才看不进去书的。

 

于是,他站在洗手间门口,对Even说,“要不,我去图书馆看书吧。”

 

可是Even马上说,“我陪你一起去。”

 

isak简直无奈了,“你在我身边我会分心的。”

 

Even抱着他晃来晃去,“那你还是留在家里吧,我保证不会打扰你的。”

 

当然了,他们最后还是滚到床上去了。

 

哎,看来,isak的六分是一去不复返了。

 

------------------ 

 

Even真的很勤奋。

 

他打两份工,每天忙的要死,可是isak嘱咐他的事情,他一点都不会忘。比如回家的时候,要买isak喜欢的薄脆饼干,每周两次到楼下的洗衣房洗衣服。尽管他不会收拾,可是每次isak收拾房间的时候,他总是抢着说,“你去学习,让我来!” 虽然每次他收拾过后,isak还要再来一次。

 

而他还有毕业报告要准备,大学要申请,实习工作要找。这些他都准备的井井有条,从没有在isak面前抱怨过。

 

可是,直到有一天晚上凌晨2点,isak起床喝水,才无意中发现Even正在厨房的料理台上赶毕业论文。他这才知道Even并不是超人,他也面临很多压力,只是他从来不在isak面前提起。

 

----------------- 

 

Even的病

 

还有Even的病,本来这是他们同居,isak最担心的地方。他害怕,如果even发病的话,他不知道该怎么照顾他。可是很长一段时间,even都好好的,每天都笑眯眯的,乖乖的吃药,准时去上课,去打工,别提多精神了。isak以为是自己多虑了,也许Even发病也没那么频繁没那么糟糕。

 

可是就在isak以为不会有更加糟糕的事情发生的时候,Even的躁郁症却突如其来了。

 

事情的起因是Even在party上唱卡拉ok,披头士的经典歌曲,imagine。Even的调子起的低了一点,可是他那富有磁性的嗓音还是那么好听,那么动人。就连他的身体因为紧张而晃来晃去的样子,也可爱爆了。isak就坐在台下和亲友团一起幸福的注视着Even唱歌。

 

突然间Even好像石化一般,一句也唱不下去了,愣在舞台上。isak回头一看,才发现是气球团的人突然出现了。isak连忙当机立断的上台救场,和Even一起合唱,他的兄弟们也很给力,干脆来了一个全场大合唱,这才把尴尬的场面化解过去。

 

不过,当他们从酒吧出来,又和气球团的人不期而遇,双方起了冲突,isak的鼻子流血了,眼睛也被打肿了。Even送isak去了医院,虽然他的眼睛看起来好像熊猫眼,有点吓人,但其实不太严重,只是轻伤。可是Even一副追悔莫及,自责万分的样子,他觉得是自己害isak受了伤,非常内疚,可是明明是isak因为气球团的人曾经伤害过Even,气不过,想要帮Even出口气罢了。

 

当天晚上Even就失眠了,很多不好的往事一下子都涌现了出来,让他一时招架不住。接下来,就是整整一个星期的失眠,他完全无法睡觉,情绪紧张亢奋到吃药也不管用。上课上到一半会突然上不下去,打工会搞错顾客的订单,完全吃不下饭,却在厨房做一堆好吃的,非要看着Isak吃下去。

 

isak吓的心惊胆战,生怕Even会再次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情来。他请假陪着Even,even不睡觉他也不睡觉,even不吃他也不吃。最后,他崩溃大哭起来,他觉得自己完完全全的失职了,Even正在承受难以想象的痛苦,可是他什么忙也帮不上。他恨死自己了。

 

好在他的痛苦让Even清醒了过来,他们敞开心扉,聊了很多,Even终于告诉他很多以前隐秘往事,比如他为什么背古兰经,他和气球团的过节,他和Michael的友谊,以及由此带来的伤害。

 

最后他们都精疲力尽的睡着了。

 

第二天,当isak醒来的时候,看到身边终于安然入睡的Even,他的心中被巨大的幸福填满了。他环视着这个混乱的房间,Even的东西依然扔的到处都是,他的书散落在地上,手机放在五斗橱上,洗手池里是推挤如山的碗碟,洗衣篮里是没来得及清洗的衣物,门口是Even乱放的adidas运动鞋。

 

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Even在他身边,睡的像个孩子,这就是最重要的事情。

 

至于他爱怎么放鞋子,就随便他吧。

 

 

---------------- end -------------

 

评论 ( 18 )
热度 ( 258 )
  1. 扣子L.唯恐夜深花睡去 转载了此文字
    哇同居就是可甜❤希望even能跟isak好好谈好好爱

© 唯恐夜深花睡去 | Powered by LOFTER